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争吵
字体设置
    “不问就不问,那么凶巴巴的做什么,有本事对我爸凶呀,整天带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进门,真的是丑死了,我现在都没脸见人了。”包子钰气得跺了跺脚,顺便用愤懑的眼神看向身旁的女人。

    “你……”刘佳慧气得差点甩女儿一耳巴子,但是在看到她倔强的表情时,又放下了手。

    “你打呀,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现在一出去,我那些同学就问我我爸啥时候娶新媳妇儿回家,或者就是问我,我弟弟妹妹是不是要和我侄儿一起生出来?还有的问我,我小妈年纪是不是比我还小点?捏么儿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包子钰的大哥已经结婚了,大嫂也身怀六甲了。

    “别人说什么你就听什么,我让你不要读书,早点嫁人你咋不听?”包玉国气得不行,朝着女儿大声吼道。

    “别生气了,跟个孩子计较什么呢?”包玉国今天带回来的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真的是一副柔弱如骨的样子,在他生气的时候,那纤纤玉手就这么搭在他的胸前帮他顺气。

    “子钰的年纪好像的确比我大不了多少,你瞅瞅我都快要当妈了,你还没结婚,你也是该给她说个亲事了。”

    在包家任何东西都可以和利益挂钩,就连婚姻也是这样。

    包子钰考大学,就是瞅准了这个,所以宁愿不在都城上学,也要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是呀,你明明比我大不了多少,就要当妈了,不对,应该是就要当奶奶了,我嫂子的肚子比你都大不了多少,这以后两个本来是叔侄的,就要被别人说成是兄弟了,你不怕丑我还怕丑呢!”

    包子钰毫不客气地怼上,实则心里都在滴血,有这样的一个父亲,生活在这样的家庭,她真的是觉得丢人,出门在外她都不好意思,自己说是包家的人。

    “你听听,明明我是好心好意劝她早点结婚,结果对我指桑骂槐,真的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女人一副泫然若泣的表情,那样子真真让人觉得心疼。

    “得了吧,是真心还是假意,我们心知肚明,都没进我包家的门,就像掺和包家的事,我告诉你,我们包家没有离婚只有守寡,你这一辈子休想进包家的门!”这话一说完,包子钰立马感受到了危险。

    “啪啪!”这道巴掌声,让包子钰觉得脸疼得要命,睁眼一看,明明要打在自己脸上的巴掌,竟然打在了那个小三,不对,小五脸上了。

    包子钰心中那叫欢喜,当然,她可不会认为是自己父亲改变了主意。

    果不其然,回头一看,发现是铷初站在自己身旁。

    “铷初,谢谢你!”不用铷初自己说,包子钰也知道,刚刚肯定是她帮的忙。

    “你是玉婷?不对,玉婷没有这么年轻,你是玉婷的女儿,谁让你进来的,你妈都被撵出包家了。”因为铷初阻拦了自己打女儿,包玉国恨死了她,出口就没有一句好话。

    “玉国这个女孩是谁呀?”能够从一个见不得光的情妇,入住到包家牡丹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就算是被包玉国打了一巴掌,她依然能够坦然自若地问他。

    “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跟包家非亲非故,竟然还敢跑过来,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包玉国根本不知道包玉婷已经去世,更不知道根本没有人告诉铷初她的身世是什么?

    “你才是不要脸的女人,你全家都不要脸,哪里来的疯狗,见人就咬,我看你才是不要脸,竟然还打女人,就你这样的男人就该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铷初直接被包玉国的话刺激到了,口不择言骂了起来。

    包家的女人懦弱惯了,铷初这么凶悍,真把大家都给吓到了。

    等包玉国反应过来,那脸上的表情真叫一个精彩,真的像是调色盘一样。

    “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这么骂我?”虽然包玉国确实妄为男人,但是他可是包家的长子,这身份这地位,直接让他在都城横着走,就算为非作歹这么多年,这都城还没几个人敢跟他直接怼上。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又为什么骂我?”铷初直接用原话还给他。

    “我好像跟你非亲非故,你为什么要骂我?”

    铷初的话犹如当头棒喝,将包玉国给打醒了。

    看样子,这个女孩根本就不知道她和玉婷的关系,他怎么这么傻,竟然直接说出了口。

    “那你怎么来我们包家的?”包玉国拿出一家之主的气势,面对着铷初。

    还别说,花花肠子的他,一本正经起来,还真像模像样的。

    “我是怎么来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反正有人带我进来就成了。”

    “老大,这个女孩是老五带回来的,我还以为是他的私生女呢,结果没想到,我问他是不是的,他还把我给骂了一顿。”王静茹扭着细腰走到了人群间。

    众人一听这话,都不由得好奇起来。

    “铷初,你是我五叔的女儿呀,那我两个不是老表了呀!”相对于大家的郁闷,包子钰就变得兴奋多了。

    ??????·(????????????????????????)????·??扎心了老铁

    铷初心中还真的是很无语,对于包子钰的兴奋,她真的是没得话说。

    也不晓得她是不是有点傻,竟然没感受到别人的痛苦。

    “子钰,你五叔说了,这个女孩根本就不是他的女儿。”王静茹一瓢冷水泼向了包子钰。

    (??????????д????????????)伤心

    包子钰真的伤心了,铷初竟然不是他五叔的女儿。

    “好可惜哦,要是是我五叔的女儿就好了。”

    “得了吧,你们包家的人这么凶悍,我可不敢成为你们包家的人,我怕被你们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铷初说话的同时,还用眼神扫视了一圈。

    “不想当我们包家的人?那你为什么来我们包家,难道有人拉着你来不成?”牡丹轻蔑地看着铷初。

    现在的她母凭子贵,仗着跟包玉国的关系,在包家那可是一点都不收敛。

    。_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