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大蛇丸的儿子(求月票!)
字体设置
    火影办公室内。(shumicun.com书迷村更新快)

    自来也盯着巳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几遍后,才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他...他真的是大蛇丸的儿子?”

    “嗯!”

    日向镜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纲手神情有些古怪:“镜,这个笑话可一点都不好笑。”

    也不多做解释,日向镜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对巳月问道:“大蛇丸是你什么人?”

    巳月乖巧的答道:“大蛇丸是我的父亲。”

    日向镜朝着众人摊了摊手。

    这下连三代都坐不住了,凑到了巳月的面前,观察了许久才说道:“不错,眉宇之间,确实有大蛇丸小时候的影子。”

    三代都这么说了,自来也和纲手自然再无话可说,不过就算如此,他们俩还是难以置信大蛇丸那样的人竟然会有一个儿子,表情要有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大蛇丸这些年过得应该并不如意,从村子叛逃后,他加入了晓组织,之后又从晓组织叛逃,被晓组织三番四次的追杀,一直过着东躲西藏的狼狈生活...”

    日向镜添油加醋的说着大蛇丸的惨状,将大蛇丸描述成了一个在忍界不断流浪,穷困潦倒,朝不保夕的叛忍。

    那叫一个惨呀!

    听了日向镜的述说,三代也好,自来也,纲手也罢,全都沉默了下来。

    显然,他们相信了日向镜的话。

    这倒不是他们没有辨别能力,而是晓组织给了他们太大的心理压力,如果不是神组织插手,五大忍村恐怕早就被晓组织铲平了,五大忍村都尚且如此,所以他们以己度人,觉得被晓组织连番追杀的大蛇丸还能苟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而作为大蛇丸的老师和队友,他们对大蛇丸的感情是非常真挚的,要不是有这份感情在,木叶也不会放任大蛇丸这么久都不采取行动。

    将众人的反应收入眼底,日向镜接着说道:“最近我终于通过特殊渠道联系上了大蛇丸,并将村子的决定告诉了他,不过他似乎还有些疑虑。”

    纲手顿时秀眉一蹙:“村子都同意既往不咎了,他还有什么好疑虑的?”

    “也许是担心得不到村子中其他人的谅解,也许是担心晓组织对他的追杀会牵连到村子,反正他还有些下不定决心。”顿了顿,日向镜又指着巳月说道:“但巳月是他的亲生骨肉,他实在不忍心将巳月带在身边跟着他一起面对晓组织的追杀,所以就托我把巳月带回了村子。”

    自来也揉了揉巳月的脑袋,说道:“既然是大蛇丸的儿子,那我这个做叔叔的就不能坐视不理了,巳月以后就跟着我吧。”

    日向镜摇了摇头:“为了避免晓组织的袭杀,大蛇丸不希望巳月是他儿子的身份暴露出去,所以还是让巳月以一个普通忍者的身份在村子里生活吧。”

    三代抽了一口烟,点了点头。

    自来也既是村子的顾问长老,又是木叶三忍之一,身份太过敏感,身边如果突然出现一个少年,那太扎眼了。

    日向镜故作随意的说道:“要不就让巳月加入卡卡西班吧,反正有卡卡西看着,应该没问题的。”

    转寝小春当即反对道:“我反对,怎么能让大蛇丸的儿子跟鸣人一个班呢,别忘了大蛇丸曾经还袭击过鸣人!”

    日向镜笑了笑:“正因如此,才更应该这样安排呀,有了巳月的加入,大蛇丸投鼠忌器,反而不敢再打鸣人的主意了。”

    一直没怎么吭声的卡卡西说道:“其实现在不用太担心大蛇丸的威胁,鸣人和佐助他们俩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自来也也附和道:“是呀,就算是我,现在也没有把握拿下那两个小子了。”

    掌握了‘九尾查克拉模式’的鸣人和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佐助,双双都拥有了影级的实力,唯一欠缺的可能就只是一些实战经验了,所以就算是自来也,如今也不敢说能轻易拿下他们俩了。

    三代考虑了一下,觉得让实力远超同龄人的鸣人,佐助就近监视巳月,以此来牵制大蛇丸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于是说道:“那就这样吧。”

    见众人都答应了,转寝小春也只得跟着点了点头。

    将巳月交给了卡卡西后,日向镜离开了火影大楼,琢磨道:“反正大蛇丸要我办的事情我办到了,至于手法,以他那务实的个性,应该不会太在意的吧,毕竟细较起来,巳月的确是他的儿子嘛,我又没有说假话!”

    在巳月这件事上,日向镜不准备再浪费精力了。

    不管大蛇丸在打什么鬼主意,他都不怎么在意,因为鸣人和佐助在他的插手下,已经提前成长起来了,将来他们俩只会越来越强,强到令人瞠目结舌,令人难以适应。

    所以不论大蛇丸打什么主意,现在都已经晚了。

    当然,为了避免意外发生,他之后会用神组织的名义,向佐助下达一个监视巳月的秘密任务,而只要佐助有了防备,当前忍界能暗算到他的人还真不多了。

    回到了家中,日向镜拿出了从大蛇丸那里交易来的记录着‘秽土转生之术’的卷轴,仔仔细细的研究了起来。

    以他如今的实力,学习‘秽土转生之术’其实并不困难。

    真正的难点,在于不论他将理论知识吃的多么透彻,最终还是需要实际操作一遍,才能确认是不是真的掌握了。

    而‘秽土转生之术’又有别于一般的术,不是随便找一处练习场就能演练的。

    “拿谁来练手呢?”

    支着下巴,日向镜有些纠结。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是随便找一具尸体,用来练习‘秽土转生之术’,还是利用这个机会,‘秽土转生’某个对自己有用的亡者。

    又认真考虑了一阵,他发现似乎也没什么亡者,值得他去专门‘秽土转生’。

    而且他练习‘秽土转生’的事情必须严格保密,如果是随便‘秽土转生’了某个人的话,之后他还需要毁尸灭迹,甚至是抹杀对方的灵体,非常麻烦。

    “咦...”

    就在这时,他念头一转,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

    第一更奉上,求推荐票,月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