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铁律
字体设置
    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杂乱不堪,一群锦衣卫簇拥着杨同和,徐可,还有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闯了进来。

    天衣逼范十足,头也不抬,仿佛根本就没看到杨同和等人闯进来,只顾着专心致志地烤兔子。

    徐可沉声喝道:“卫天衣,见到上官还不大礼参拜!”

    天衣把他当成了空气,对他说的话理都不理。

    杨同和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他伸手制止了徐可继续喝斥。

    “卫天衣千户,你真长了个好胆!连我儿子都敢抓,你真以为锦衣卫已经无人可以制得住你?我也不说什么过往不咎的屁话,你敢抓我儿子,相信也早有准备应付现在这个局面。“

    “应付?“天衣一边翻着兔子一边冷笑一声:“杨琦许中泽当街强抢民女,袭击锦衣亲军,往小了说是目无王法,往大了说是蓄意谋反!杨同知,你喜欢小还是喜欢大?“

    杨同和展颜一笑,脸上的横肉凸起。

    “谋反?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卫天衣,你一个人小小的千户,自以为勋爵之后,就可以肆意妄为,当街抓捕生员,罗织罪名,你该当何罪!“

    “我该当何罪?杨同知,你久居上位,脑袋瓜子秀逗了?我锦衣卫的职责是什么?我说一遍给你听,掌直驾侍卫,巡查缉捕!杨琦许中泽等人当街袭击身着官衣的皇帝亲军,不是谋反是什么?杨同知,你忘了胡惟庸案了吗?”

    杨同和悚然一惊,胡惟庸是太祖时期丞相,死后被第一任锦衣卫都指挥使毛骧,以蔑视亲军为罪名引发了牵连大案,虽然毛骧被太祖斩首,但是也确定了大明朝一个铁律:亲军就是皇帝的脸面,攻击亲军与刺王杀驾同罪。

    自成祖以降,锦衣卫的地位虽然仍是十二卫中的一员,但是职权已经超过了其他的亲军卫,无论在人数和权利上稳居十二卫之首,只是高宗皇帝,宣宗皇帝对锦衣卫不重视,才导致权利大减,其原因还是在于第三任都指挥使纪纲阴谋造反,上行下效,这两任皇帝置锦衣卫于不理,大臣和权贵也就不拿锦衣卫当回事,这一条铁律也就高高挂起,早被人遗忘了。

    杨同和又岂是被吓住之人?他在锦衣卫中的力量可以和都指挥使刘勉分庭抗礼,锦衣卫下设南北镇抚司镇抚,被杨同和刘勉兼任,互相挟制,京城十二个千户所也一分为二,各管六个,这也是杨同和在外庭的底气,这横空冒出来的卫天衣他的巡查缉捕千户所,直属北镇抚司,打破了杨同和与刘勉之间的平衡,这才是今天杨同和来收拾天衣的主要原因,至于杨琦,杨同和并没有太当回事儿。

    “卫天衣,别用大话欺人,你是锦衣卫,这里的人都是,穿的一样的官衣儿,谁特么怕谁?杨琦暂且放在一边,你不敬上官,殴打同僚,致人死亡,本官执掌南镇抚司,有权带你回去调查,本同知和徐佥事来亲自拿人,卫天衣你面子不小,你呢是乖乖的就缚?还是要支巴支巴?“

    杨同和久在官场,利用职权这一手又岂是天衣所能及的?

    徐可一摆手,身后的锦衣校尉和力士都围拢上来。

    天衣依旧不慌不忙,用爪刀片了一块烤得滋滋冒油的兔子肉放进嘴里,边吃边赞。

    徐可上前一步,厉声喝道:“卫天衣,束手就擒,还可以保你一条小命!“

    天衣将烤兔递给重阳,缓缓站起身,手中的两把爪刀在手掌中旋转,徐可戏谑地笑道:“卫天衣,拿着两把切肉的小刀想吓死人吗?来人!拿下”

    校尉们暴应一声,掣出绣春刀将天衣围了起来。

    十三一声长啸,软剑斜指,一闪身站在天衣身前。

    这些小旗和校尉们直属于南镇抚司,手下都有些功夫,平日里干的也是拿人捕盗的勾当,所以默契十足,三人一组,纷纷向天衣等人扑来。

    重阳扔了手中的兔子,双掌一挥,“嗖嗖嗖“风声乍起,校尉们都是身经百战之辈,知道有暗器,绣春刀舞得滴水不露,但也有两个校尉躲闪不及,被飞刀钉入肩窝,只留下一点露在外面。

    其他校尉发一声喊,齐齐抡刀劈了过来,看得出来,这是想要命!因为刀都是往要害上招呼。

    十三一个旋身,像风一样卷入校尉当中,软剑如毒蛇吐芯一般,刺向校尉们持刀的手腕,三个校尉散开聚拢,将十三包在当中,四个人打在一起。

    金大牙和李大宝咬牙正要冲上前来,天衣伸手拦住他们,冷笑说道:“既然动了手,就别怪我不留面子了!”

    话音未落,天衣纵身跳入校尉当中,手里的爪刀如闪电一般从两个校尉的手腕带过,两个校尉只觉得手腕一凉,整条胳膊就没了力气,绣春刀当啷落地,旁边的人有眼尖的,见到两个人手腕上窜起了一股血箭,受了伤的校尉也是硬气,一声不吭,把身子闪开,让身后的伙伴上来。

    二十几个校尉将三人团团围住。

    杨同和后退一步,站到高大男人的身边,低声问道:“怎么样?能拿下吗?“

    那男人神情凝重,缓缓说道:“速度好快,力量拿捏刚好,一丝多余的力气不费,这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大人,这卫天衣手上至少有百余条人命,才能视人命如草芥!“

    徐可接口道:“不可能,我认识他时间不短,他丫的就是一傻子,每天躲在值房里不敢出来,也就是上回刺杀,让他变了个人似的,否则谁都可以欺负他,再说,他才十五,哪有机会去杀上百人练手?”

    那男人显然不惧徐可,鼻孔里哼了一声:“徐佥事,我伏虎太保董春这双招子看的人多了,从没走过眼,这卫天衣与众不同,你看他宽肩乍背,四肢匀称,显得非常协调,他出手之时,左右肩交替跳动,根本就看不出出手的动作,况且,谁见过他使的是什么兵器?匕首不是匕首,短刀不是短刀,弯弯的,刃像一个月牙,这兵器仿佛长在他手上一样,如果要是想赢了他,千万别让他近身,否则谁也躲不过他的短兵器。“

    杨同和点点头:“董春说的是,奇门兵器谱中也没有这种兵器!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对付他,必须用长兵刃。“

    三人说话之时,场上情势突变…

    天衣塌下腰,身形如鬼魅一般闪入锦衣校尉之中,双手爪刀如闪电一般,在空气中划过,留下一道道残影,校尉们手忙脚乱,连刀都递不出去,所幸天衣还没有杀人之意,校尉们受伤的位置多在手腕和肩窝,一溜溜血珠带起,伴随校尉们的惨嚎,场面极为诡异。

    。_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