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2章 解开心结
字体设置
    唐浮皱起眉毛:“那剑宇怎么办?”

    “他不是司徒家的小公主么?你让司徒家的家仆接走他就行了。”

    “家仆?”

    话是这么说,唐浮已经摸上了司徒剑宇的联络玉石。

    三皇子跟着凑过来:“你应该不用这么麻烦吧?他们这种大少爷出来应该是会有人在外面等着的。”

    听他这么说,唐浮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个人怎么不早说!

    三皇子笑的像是一只狐狸,“你可没问我啊。”

    “你怎么知道……”

    唐浮惊呼,她刚刚明明没说话!

    “你想什么全都写在脸上了,哪儿用说话?”

    三皇子难得调侃了一下她,看着她瞪起来的眼睛,忍不住觉得好笑。

    “你才什么都写在脸上了呢!”

    唐浮有点生气,他这话就好像说的她就是个小孩一样!

    只有小孩才会把心事都写在脸上的!

    不过她很明智的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她都已经预料到如果她真的说出来这句话,恐怕这个男人就会真的点头说她就

    是个小孩。

    那样的话,唐浮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住不打他,这可是皇子,她不能动手的。

    索性她站起来出去包厢外面看,真的有人就迎上来问她:“唐小姐,是不是我们少爷有事?”

    “你们少爷?哦是说司徒剑宇吧?”

    “是,您说的正是我们家少爷。”

    那人说话很恭顺,低眉顺眼的根本不会抬起头来看着唐浮。

    唐浮一边觉得惊奇,一边又觉得有点可惜。

    “他在里面喝多了,你把他带回去吧。”

    唐浮说完就回了包厢,那人也跟着她就进来了,看着司徒剑宇那个样子也不说什么,很利落的把人搀扶起来。

    司徒剑宇还不怎么老实:“欸,别动我!我还能再喝!”

    唐浮在旁边觉得好笑,都这个样子还能喝,再喝下去都快出事了。

    她目送那人把司徒剑宇扶上马车,总算是放下了心,回头就看到三皇子抱胸靠着墙壁。

    “人走了?”

    “恩。”

    三皇子把趴在桌子上傻笑的如月公主抱了起来,脸色一直没变。

    唐浮已经把小雨扶起来了。

    “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三皇子撂下这句话就抱着如月公主回去了。

    一点都不担心唐浮会不会跟上来。

    唐浮也真的就跟上去了。

    事实上,唐浮是不想跟上去的,可是她来的时候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也没叫马车提前预备着,如果不跟着三皇

    子的话,她得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把小雨带回寝室。

    …

    唐浮把小雨送回寝室以后又出来,打算和三皇子道谢。

    也不知道是否是巧合,三皇子也还没走,标志性的马车依旧在学院前停着。

    而他也站在马车外,静静的站着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你怎么又出来了?”

    三皇子很意外。

    唐浮挑了挑眉,被三皇子这句话说的有点不自在,什么叫又出来了,感情他以为她就是那种占了便宜连一句这些都

    不说的人?

    “我就是过来说个谢谢,不过看来三皇子并不欢迎呢,那我也就不在这儿多嘴了。”

    唐浮有点赌气,说完就打算转身就走。

    三皇子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这又干嘛!

    唐浮有点恼怒的转头看三皇子,却看到他的笑。

    “我原本是想等等看你会不会出来,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要走?”

    三皇子从践行宴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没怎么说话,导致唐浮也就忘记了,如果他们三个都会舍不得,那三皇子会不会

    舍得。

    “我不是已经说了吗?因为我想要历练自己啊?”

    唐浮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把自己的原话说了出来。

    “真的只是这样?”

    三皇子的声音不知为何有些低沉,听着竟有些迷人。

    “当然是这个原因,不然我还能是什么原因?”

    唐浮觉得有点好笑,她总不能说自己需要木灵力和土灵力吧?她修炼的功法他们都不知道。

    三皇子却不满足这个回答,直勾勾的看着她的眼睛,想看出点什么。

    唐浮被盯着有点不习惯,她也不喜欢弯弯绕绕:“三皇子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吧,如月公主还在马车里,你们还

    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唐浮这话一出来,三皇子知道她这是有点生气了。

    三皇子支支吾吾起来,很不好意思:“我,我就是想问,是不是我之前说的话……让你不高兴了,所以你……”

    “所以我?”

    唐浮疑惑的重复最后一句话,脑子转啊转,没懂他意思。

    “是不是我让你困扰了?”

    “没有啊,怎么会。”

    唐浮条件反射的直接回答,他又没做什么让她生气的事情,她怎么会生气?

    “我明白了,你别多想啊,我出去真的是为了历练。”

    唐浮被这样再三暗示之下总算懂了他没说出来话的意思。

    懂了以后她又觉得好笑。

    她怎么可能会在乎那个事情啊。

    “只是这样?”

    三皇子不太信,看着唐浮,唐浮大大方方的态度却让他有点犹豫。

    “对啊,我在学院这里已经没什么东西学了,我都已经和学院老师说了这件事了,我不是拿自己前途开玩笑的人

    呀。”

    唐浮笑着回答。

    她大大方方的解释,看起来坦坦荡荡,三皇子信了。

    “这样的话就好,我就怕你会因为那件事……”

    莫名的,他觉得那件事没影响到唐浮,有点不高兴。

    不高兴归不高兴,至少唐浮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

    三皇子松了口气,总算心里有数敢说什么了。

    刚刚他在那践行宴上那么安静纯属是怕这件事就是她走的原因。

    唐浮站了会儿,感觉三皇子没什么话要说了,下意识就转身打算走人。

    三皇子一伸手,又拉住了唐浮,眼底划过一抹温柔的光。

    “你这么着急走?”

    三皇子话是玩笑话,落在唐浮耳里却有点可怜兮兮的意味。

    唐浮脸绷着,不说话。

    见状,三皇子也不逗她了,他摘下自己腰间的玉佩,递给了唐浮。

    “???”

    看着唐浮满脸问号无所适从,三皇子原本因为离别而有点难过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些。

    “送你。”

    他强硬的把这玉佩塞进她的怀里,玉佩温热,还带着一股子暖香,唐浮有点茫然。

    “这是身为鑫国皇子的象征。”

    平地惊起一声雷

    唐浮猛地抬起头,眼睛睁的大大的,满脸满眼都写满了问号。

    “三皇子,这太贵重了……”

    她刚开始没想到三皇子会拿这么贵重的东西,现在想都没想就想还给他。

    “也不是送你,等你下次回来再还给我。”

    三皇子把双手背到身后,唐浮没有可以塞的地方,有些哀怨的看着他。

    她无意欠他人情,现在这个样子算怎么回事。

    她咬咬下唇,又想说什么,三皇子快人一步的先说了:“你去森国一路上也还是会经过鑫国不少地方的,不管是鑫国

    还是森国,你一个人走的话总归会有危险的,这玉佩拿出来就不会有人为难你的。”

    他态度略强势,唐浮在意的却是他的出发点是为她好。

    原来这个三皇子也没有多难接触嘛。

    刚开始认识那会儿凶的不知道跟个什么似的。

    唐浮有点惊奇。

    这还是之前那个三皇子吗?

    “既然如此,那我就厚颜无耻的收下了。”

    唐浮笑嘻嘻的,将玉佩佩在了自己的腰际。

    那暖色的玉佩在她的腰间,出奇的好看。

    …

    到了唐浮要离开的那天。

    知道她要走的人很多,来送的人寥寥无几。

    她并不失落,反而松了口气,来的人越少越好。

    来的人只有司徒剑宇,小雨,如月公主,还有出乎意料的白涟画。

    她看到白涟画的时候眉头都皱起来了。

    她不喜欢白涟画。

    白涟画也不是多待见唐浮,她看着如月公主,抿着嘴笑。

    事实上白涟画只是过来做个好人,她那么讨厌唐浮,如今她要离开,她恨不得搞礼花来庆祝呢!

    不过表面上她还是抿着嘴,眼睛水汪汪的盛满了泪。

    “唐浮姐姐……你怎么就要走呢……”

    听听听听!

    说的要多舍不得就有多舍不得。

    唐浮心里有点腻歪,她和白涟画的关系说不上好坏,她这么一搞,唐浮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唐浮态度冷了,白涟画可不。

    她看起来非常真心的双手紧握举在胸前,一副西子捧心的模样,“唐浮姐姐你可要早点回来啊!”

    虽然上一次唐浮说过,可是后来白涟画叫她姐姐的时候唐浮忘了纠正,白涟画就这么顺杆子就上的一直姐姐姐姐

    的叫着。

    “叫什么姐姐啊,我们小浮浮和你还不一定谁更大呢,你在这儿装什么嫩!”

    小雨受不了了,她看着白涟画那副小白花的模样就觉得做作恶心,一想到这个小白花还在这里装可怜想让她的小浮浮

    关注她,小雨毛都炸了。

    白涟画听了小雨的话脸色有点发白,暗中咬紧牙关,努力不让自己眼中的不屑表现出来。

    什么东西!

    还真以为她稀罕她唐浮了?

    “我,我只是觉得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唐浮那么厉害,哪怕她比我小,也是担得起我一声姐姐的呀。”

    她依旧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声音也还是那个样子,一副小白花的样子看着就让人觉得牙酸。

    “你会不会好好说话啊,这儿除了司徒剑宇又没别的男人,他也对你没兴趣,白涟画你就不能正常点?”

    无辜中枪的司徒剑宇:“……”

    小雨这话说的尖锐又直白,就像是利剑一样直直的扎进了白涟画的心口。

    她脸上火辣辣的,深吸一口气,原本难看的脸色鹿三硬生生被她逼了回去。

    “小雨,我……”

    忍住,忍住!

    白涟画在心里警告自己。

    唐浮在旁边看着,叹了口气,白涟画她的确不太顺眼,可是小雨说成这样她也觉得不是太好。

    “别,你可别叫了,我刚就随口一说,你可别往心里去。”

    小雨眼尖,看到唐浮脸色无奈,顾及着唐浮,总算是没再说下去。

    哼!再说下去她就要和这个女人吵起来了!

    她才不和这种小白花吵架!

    就知道装哭让男人心疼。

    小雨心里这么想着,扭头就恨恨的拧了一把司徒剑宇胳膊上的肉。

    。_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