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六三章:东方城主剑飞扬(下)
字体设置
    直至此时妙渡和尚方才如梦初醒一般,只觉一股炙热迎面扑来,伴随着热浪翻滚,一阵窒息之感涌上胸腔,再想有所闪避亦是不及,值此危难之时却直觉眼前红光一闪,腰腹上传来一阵炙热。

    随之身子一轻,便已被赤焰断魂鞭裹挟着摔出数米。

    三尺青锋擦着妙渡的肩头疾驰而后,只可惜妙渡身后站立的两名玄门修者,已被疾驰而过的三尺青锋穿透胸膛倒毙于地。

    东方辉急忙一挥手,将飞天长剑握在手中,口中连连致歉,而另一边妙渡和尚刚刚起身,那道黑影却已扑倒身前,一声嘶吼,一只黑烟利爪便往妙渡胸口抓来。

    此时妙渡已然惊觉,面对那只恐怖利爪只将手中青木禅杖在地上重重一杵,“砰”的一声,身前立时现出一道金色光墙,黑烟利爪落在光墙之上噼啪作响。

    妙渡和尚复又将手中青木禅杖一挥,“呼”的一声身旁两棵参天巨树立时而动,径直便往黑影身上夹来。

    那黑影身形灵动,只一闪便已向后飘去,两棵枯木撞在一处,立时间化作一对木屑散落空中。

    妙渡和尚左手托着瓷碗,右掌撑着禅杖,一身黝黑肌肉裸露在外,凝眉怒目立于漫天落叶、木屑之中,不怒自威,犹如佛陀转世,更似金身罗汉。

    许玉扬看了心中都不免觉得当真威武,还好小妍妍不在,不然的话只怕这个时候一定会扑到这位大师怀里去!

    那道黑烟此时却已飘出甚远,呵呵笑道:“呵呵呵,这位大师您可真威风呀!但是似乎与您的那位大师父比起来似乎还是有很大差距那,哈哈哈哈哈!”

    妙渡闻听此中提及自己的恩师,心中难免起急,大喝一声“妖孽你说什么?”双脚点地,便已向那道黑烟追去。转瞬间便已跃出百余米。

    然而眼前红光一闪胡慧娘便已拦在其之身前,“大师莫追。小心为那妖孽所惑了!”

    妙渡沉吟片刻,自然知晓其中厉害,但是想起事关师父安危于是眉头一挑,“胡大师我知道您的好意,但是此事事关家师安危,小僧不得不追。”

    胡慧娘道:“大师请想一想,照航师父既然已经施展道法将这妖孽困于此地,大师她又怎会有所闪失?而且此时连海城中的一众真修尽数在此,想来大师也不愿众人尽数知晓照航师父的事吧,故而还望大师稍作隐忍,此时此刻当以大局为重。”

    妙渡参禅多年,乃是出众的大德真修,遥想当日在地下车库之中为那千百亡魂所困,却仍镇定自若,处之泰然,定力自是非凡。

    只不过今日之事关系到恩师的下落这才略显急躁乱了方寸,此时听闻胡慧娘一番劝阻,自然明白其中利弊,于是微微点头“胡大师醍醐灌顶,小僧受教,自当听取,还需多谢胡大师刚刚的救命之恩!”

    胡慧娘微微点头,“大师言重了。”

    正在说话之时许玉扬、东方辉等一众人等尽数赶至,许玉扬道:“大师您还好吗。”

    妙渡左掌端着破瓷碗横在胸前,“烦劳玉扬大师记挂,贫僧无事!”

    许玉扬微微点头,有神仙姐姐在侧,想来这位大师定然无恙。

    东方辉上前两步,抱拳当胸,“大师,刚刚东方辉一时失手,多有冒犯还望大师见谅!”

    妙渡连连摆手:“东方城主言重了,小僧方才犯险实在是因为那妖孽过于狡猾,加之小僧一时分心所至,与东方城主绝无关系。”

    东方辉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难得大师胸怀宽广不与东方危难,在下实在是感激不尽。”

    妙渡微微施礼,不再多言,然而枯木林中却复又传出那个低沉,阴郁的声音,“呵呵呵,你们这些人真是虚伪至极,明明是这个小老头有心上你性命,你这大和尚怎又来赖我?呵呵呵,真是可笑。”

    东方辉眉头一挑,“你这妖孽竟然还敢在此蛊惑人心,挑拨离间,着实可恼!”说话右臂一挥,手中长剑立时疾驰而出,再次向枯木林中射去。

    那道黑影在林中一晃闪过飞剑,而后便在枯木林中围绕着众人转起圈来,东方辉催动长剑在后面紧紧跟随。

    枯木林中黑影飘忽,剑光闪烁,阵阵嗡鸣声起,只搅得落叶翻飞,早已有十数棵参天巨树被那三尺青锋摧为木屑,然而任由这柄长剑攻势伶俐,却始终无法追上前面的那道黑影,更无法伤及半分。

    那道黑影却在前面呵呵讥笑:“小老头你倒是加把劲呀!你未免让本小姐太失望了,哈哈哈哈!”

    东方辉手臂急摇,悬空飞剑攻势更加犀利,然而却仍无法追上前面那道黑影。

    东方辉心中怎会不急?眉头一挑,随即脚尖点地便已悬身而起,三尺青锋转顺便已落在掌中,而后化作一到光芒径直向枯木林中的那道黑影追去。

    枯木林中黑影在前发出阵阵阴沉怪叫,一袭白袍的东方辉在后紧追,手中长剑疾舞,道道白光径直往黑影身上射去。

    却不料那道黑影左右飘忽,形同鬼魅,任由东方辉追得再近,手中长剑挥得再急,道道剑气呼啸而过却始终无法伤及前面那到黑影本分。

    东方辉显然心生恼怒,身在空中双掌紧握长剑,猛的一声断喝,向着前面那道黑影挥出一剑,“嗡”的一声,一道白光顺势而出,径直向那道黑影身上劈落。

    剑气使然地上片片落叶立时而舞,数棵参天巨树早已化作悬空飞屑,数米的距离转顺便至,一声哀嚎之后,那道黑烟便不见了踪迹。

    东方辉冷哼一声,收起长剑,落回人群面前,梁健、何俊等一众映日城的弟子无不齐声喝彩,曲文、段平也上前两步,抱拳当胸,赞叹东方辉修为精深。

    东方辉微微摇头,道:“这妖孽身法灵动,刚刚东方全力一击本是已有九成把握,却不料仍是被那妖孽逃出去了。”

    梁健道:“城主,咱们现在就不用管它了吧,还是尽快冲出这片枯木林为妙,免得再生变故!”

    东方辉微微点头,而后便率着众人复又快步向前!

    许玉扬虽然跟在人群之中,却仍于心中问道:“云舒神君刚刚那团黑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呀?他没有东方辉消灭了吗?怎得没有见其亡魂现出?”

    云舒在其心头呵呵一笑:“玉扬你现在看得可真是越来越明白了呀!”

    许玉扬不免皱眉:“怎得,云舒神君您的意思是……?咱们要不把这个家伙消灭的话,那他要是跑了出去那可怎么办?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害了多少生人性命。”

    云舒在许玉扬心头冷冷一笑:“玉扬同学不必担心,相信那妖孽转眼就会回来的?”

    许玉扬心中不解:“回来?那个家伙为什么还会回来?难道他不怕吗?”

    灯笔

    。_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