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三章 难缠的怪物种群
字体设置
    <!--go-->

    “特喵的,屋漏偏逢连夜雨,队伍前脚刚分散,后脚这BOSS就威风八面地出现了,真会钻空子!”

    大海边骂着边将几个身板脆弱地小兄弟护在身后,顶着盾牌和其他几个骠骑直接冲到了队伍最外面化作人墙。

    咆哮的BOSS张开血盆大口,漆黑中看不到那可怖地模样,但光凭着黑暗那端呼出的那阵带着血腥味的狂风就不难猜出这家伙的个头究竟有多大;而且那狂风也像是夹杂了细密的尖刺从脸上擦过,滑的人脸上刺挠的疼,HP也在不消停的簌簌往下掉着。

    但这个老大哥BOSS攻击的时候,还有不少输出职业在趁机反打,一闪而过的技能光效照亮了岩壁,而我抬头便看到了头顶上紧贴着岩壁和洞顶的小食风BOSS。

    “有意思,这些家伙每天在风里飞来飞去的,这点风居然就怕了?”

    身旁的一个小兄弟用胳臂肘杵了杵他旁边的另一个好友,笑着伸手指着那洞顶给他看。

    而他无意中的打趣却让我听在了耳中,细细一想确实如此,这些食风一看就是风里栖息的特殊怪物,BOSS造成的风虽然凛冽吓人,但不至于让它们害怕的像个蟑螂一样贴在岩壁上。

    除非……

    “它们知道BOSS还有后手!”大脑的通畅让我突然明白过来,我赶紧给大海发着消息:“海哥!让兄弟们注意警戒!BOSS很可能有其他招式!”

    “什么?没听清啊!”语音那头是大海的喊声和呼哧着的风啸。

    “嗷嗷!!!”

    尽管我在第一时间将情况汇报,但还是有些为时已晚,剧烈的狂风在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停止,然后便是一阵更加强横的反方向吸力,那些本来将中心偏向后面的弟兄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倒在漆黑之中,然后就是不断的朝着远处滚去。

    不幸的是,尽管我很努力的用【星空】杵地稳住平衡,但却没有余力顾及脚下的情况;几个滚倒的弟兄接连擦撞过我的小腿,几次趔趄后终于也是无法继续维持身体的重心,跟着众人一起摔倒然后被倒流的风力往外拽去。

    最气人的是我现在不敢有任何动作,因为没有光照,所以我无法确定自己距离洞道的封堵点多远,贸然利用【觉天傲寒杀】这类技能发动冲锋逃离很有可能会波及他们利用技能生成的地形,冲破地形所造成的后果就是将那些本来已经安全的弟兄再次拖入危险之中。

    眼看着那沉重如山风过隙的吸声越来越近,我双手胡乱扑腾想要抓住什么来定住自己,但无奈地面光滑的像是溜冰场,周围还全是因为惊吓而手脚乱动的其他弟兄,所以竭力挣扎也难逃被吞的命运。

    身体下方的地面消失的时候,我感觉到一股热气和恶臭铺面而来,紧接着就是被热气包裹着飞入那看不见的巨口之中,如同从楼上扔下去的白面般摔在不知名的地方,摔得我眼冒金星。

    “卧槽!动不了!被禁锢了!”

    四周有弟兄燃起了火把照明,但所有人都看到身上被一种极度粘稠的液体沾染全身动弹不得,持续禁锢的同时还给他们施加了一个持续伤害,每个人的HP都在飞速下降着。

    其中有护军和其他可以破除异常状态效果的弟兄都试着用技能让自己脱身,但上一秒刚解除异常状态,下一秒就又被那些粘液重新附着。

    免疫异常状态的我在这里倒是如履平地,但我却并不能避免HP损失的情况,只能一边攻击着周围的BOSS肉体用来吸血,一边想办法找地方出去。

    人最无助的时候并不是陷入困境,而是那些和自己同甘共苦的弟兄们一个个在自己周围相继挂掉,但自己却无能为力。

    头顶上还在稀稀拉拉的有其他人落入,这个粘液充斥的空间却还显得很空旷,BOSS体内就像个巨大的密室,光是火把光看到的面积就足够容纳二百多人同时落脚。

    悲伤的心情固然是有,但眼下更重要的还是要赶紧想办法自保。

    星云翼张开,我借着翅膀那微弱的光亮沿着边缘往上飞去,尽可能避开落下的人。

    但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让人痛恨,你越怕什么,偏偏就越来什么。

    “哎呀!”

    那个沉重而臃肿的魁梧身材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我的头顶,直接将我砸了个两眼黑,好不容易快要摸到出去的边缘,一个不小心全部回到解放前。

    “哎呦……,对不住啊兄弟,你没事吧?”魁梧的身材一边用熟悉的音色道歉一边准备起身拉我一把,但此刻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禁锢住无法动弹的事实。

    而海哥壮硕的背后压着的就是我几乎要窒息的呐喊:“海哥,我特么真是欠你的!”

    “卧槽!小宇你怎么也进来了!这啥情况啊!”

    大海听出了我的声音,努力想要扭回头询问我的情况,可被黏住的他却只能转动个脑袋和一丢丢的身子,那腰部铠甲的尖锐部分直接顶在我的腹部,几乎要把我的腰给拧断。

    钻心的疼让我痛苦的龇牙咧嘴,赶紧腾开右手拍着大海的脸阻止他鲁莽的行径:“别动了海哥!我特么一会儿非得死在你手里!这地方持续禁锢的,别徒劳挣扎了。”

    大海似乎也明白现在的处境已经极端悲剧,所以他只能看开一些:“我就知道这次探险没有那么顺利……,那小宇你别管我们了,你免疫控制,赶紧出去和春秋他们汇合啊!”

    “我特么倒是想!我起得来么!”

    我是万万没有想到啊!

    我特么都免疫控制的人了,今天居然被自己最新来的老大哥给控制住了!

    用他壮硕的身躯死死的压着,几乎都要被镶嵌进了BOSS肚子里的肉中,而且他被禁锢着无法起身,直接给我生成了一堵人肉的五指山。

    似乎是自觉理亏,大海这家伙也不准备解释和感叹,只是在那里傻乐着。

    “嘿嘿……看见没,你哥我永远是最克制你的人。”

    你可拉倒吧!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可就不让着你了!

    “海哥,你在这里躺会儿吧,兄弟先走一步。”

    “觉天傲寒杀!”

    一直舍不得使用的看家本领被迫使用在了这种地方,蓄力后巨大的惯性力量将大海翻了个面,冲开了地心引力给的阻挠后带着我整个人笔直的冲向了上空,途中还接连撞翻了几个不幸的弟兄,让他们原本就害怕的心情更加的雪上加霜。

    飞至喉处时,我在下落前发动了第二次【觉天傲寒杀】,也顾不得什么会不会冲破地形的担忧,此时此刻最重要的便是自保。

    迅猛的冲锋让我得以回到安全的地面,虽然身旁也有其他人效仿我用各自的技能自保,但怪风难挡,成功的人却寥寥无几,刚才还集结抵抗的队伍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便分崩离析。

    终于,那怪物一口大气屏住,洞内顿时变得悄无声息,空气就像是突然结冰般恢复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安静;可随后洞顶和四周的岩壁便纷纷传来了翅膀煽动的声响,那些小食风BOSS又开始了他们的行动。

    “轰隆隆!”

    身后的与世春秋带人击碎了阻隔山洞的地形,气势汹汹地朝着敌人发起了反击;刚才地短暂安全时间他们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在队伍后方临时组建了十几架攻城用的车弩。反击的时候瞬间齐发,数只食风直接被钉穿了翅膀摔在地上,然后便是层层的控制技能将其牢牢锁死。

    “咒法封路!堕落牵制!”

    一声令下,咒法队伍齐刷刷将【火焰壁垒】甩出,在洞道内蔓延成了一道长达10多米的火焰墙壁,让那些不知死活的食风在妄图突击后排队伍时饱受火焰的炙烤;更别说还有携带着范围控制效果的堕落者将一层无法躲避的雨幕加持在其中。

    如果刚才有这样充足的准备,大海他们也不会死的那么冤枉。

    激烈的火力成功将让我们损失不菲的食风群逼退,那些未能被集火杀死的食风纷纷扇动翅膀逃回了空旷的山洞,只留下洞道内折了翅膀的老弱病残,等待他们的只有众人愤怒的劈砍和射击。

    出于对BOSS下一次攻击的担忧,我们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在解除了危机后迅速撤出了山洞,整合队伍状态然后等大海他们归队。

    队伍集结后第一件事就是将怪物属性和BOSS属性进行分析,这个地方的BOSS和之前遇到的都不太一样,简介提到它就像是一座不会动的火山,唯一的攻击手段就是对靠近自己一定范围内的区域发动吐风和吸风攻击,然后利用自己肚子里恐怖的粘液将其融化殆尽。

    不过这个BOSS的血量和防御却是出奇的高,而且对周围的族群生命体有很多加成,说的简单些这个BOSS其实更像是那些小食风BOSS的大辅助,一边可以干扰敌人阵型,一边又可以给小食风BOSS提供诸多增益效果。

    最重要的是,那些普通的小食风BOSS原本只是途径此处的飞鸟,但这个BOSS其中一个被动就是将这种无抵抗力的飞鸟限制,然后使其蜕变成被它操控的小食风BOSS。

    “可恶啊,如果九忠之影在的话,那就是一剑解决的事情了。”

    大海损失了一级和一个洪荒级的护腿,气地在那里用拳头砸石头,但无奈九忠之影有要事在身无法登录,所以大海也不得不接受这个倒霉的现实。

    就在队伍一筹莫展的时候,小丑皇突然走过来问道:“如果这个BOSS不在山洞范围内的话,那些小食风BOSS会不会重新变回飞鸟。”

    与世春秋点头说道:“按照BOSS说明来看的话,确实如此……,怎么,难道小丑皇和我想到一起去了么?”

    “哦?是么,那春秋护法先说说你的想法。”小丑皇笑着伸手做请状。

    与世春秋倒也不拘束什么,当即说道:“那些小食风BOSS在山洞刚入的时候也能遇到,但它们却只有爬行的能力;而深入之后遇到的就是具有飞行能力的种群,或许存在距离BOSS越近小食风BOSS**控和强化的越厉害这个可能性,所以我想把那些小食风BOSS分批引出来,就算它们不会离开山洞,至少没了飞行技能也要好对付许多。”

    天字他们连连点头认可着这个方法,当下也只有这个办法风险最低:“这个方法不错,将紧攥得拳头分开,挨个剁掉手指。”

    “差不多,但是咱俩得想法还有一丢丢得出入。”小丑皇伸出一根食指摇晃着:“不过我们可以先用你的方法实验一下,只要确定这个猜想可行,那我就有一个一招毙命的想法。”<!--over-->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