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21章:全要?
字体设置
    <!--go-->

    我身体微微一颤,如遭雷击,“是那个‘瓦罗?’”

    赵婷点了点头,

    “不,你不能嫁给他。”我想都没想的说。

    赵婷轻抚过自己的肚子,“你我没有夫妻之名,却有夫妻之实。再说,相爱的两个人也不一定非要在一起,至少我也有咱们的宝宝陪我。”

    我和赵婷的感情,好的没话说。没有她,我生病那几年可能早就饿死了。可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却不能长相厮守。人生,总有那么多,想做却又不能做的事。

    “那我呢?”我沮丧的问道。

    赵婷同样有些不忍,泪珠不断在眼角打转,“你有我时时刻刻的挂念。”

    我激动的扔掉那张“请帖,”“我不要什么挂念。我要你永远陪着我。”

    说出这句话完全是自己的本能。或许这就是我心底的声音吧。

    赵婷又咳嗽了几声,语气有些艰难的说,“你有你的人生,姐也有自己的宿命。从咱们认识开始,不管什么事儿我都顺着你,宠着你。现在,姐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你就不能送上些祝福吗?”

    我顿了顿,缓了半天才把自己的气儿喘匀。望着同样气息紊乱的赵婷,我终是没有在反驳她。

    赵婷拍了拍胸口,又艰难的晃了晃自己的手表。没过一分钟,林贵妃便如一阵风般回到赵婷身旁。

    “你今天心情不好。咱们以后再聊。”赵婷轻声说。

    我将头扭到一边没有做声。

    赵婷在林贵妃的搀扶下,艰难的站起来。“另外,明天我希望你可以参加我的婚礼。就算是你送我,最后一程。”

    “嘭。一声脆响。”面前的桌子被我拍的粉碎。

    “你为什么非要嫁给他?”我天生就是一个压不住火气的人。赵婷的执着让我的怒气如火山洪流般爆发出来。这一声怒吼夹杂着怨气和暴怒,喊出来,如同怪吼,完全不像是自己的声音。

    赵婷愣了片刻,但还是踉踉跄跄的离开了我冷清的饭馆。望着她步履蹒跚的背影,我想起了她为我拦车时的瞬间。为我打抱不平的瞬间。为我和母亲决裂的瞬间。她永远是那个疼我,爱我的大姐姐,从来都没有改变。而我却…

    “梦婷。”我对着她的背影说出了这两个字。

    赵婷的身形顿了顿。但没有回头。

    “孩子就叫梦婷。”我重复道。

    “这不太像是男孩儿的名字。”赵婷背对着我问道。

    “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他的名字就叫梦婷。”我盯着她的背影决绝的说。

    “好。如你所愿。”说完,赵婷缓步离去。

    我无魂有体的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道,“婷姐,或许以后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你了。”

    “给,清清你的火气。”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后的蓝凤递给我一瓶浓茶说。

    “你刚才一直在我身后?”我将那杯茶推到一边。

    蓝凤不置可否,“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但你们两个人却永远不能在一起。”

    “你为什么会这么说?”我面色不善的问道。

    蓝凤打掉自己旗袍上的灰尘,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因为她对你太好了。感情都是双向的。如果其中一个人的付出超过了另外一个人。而另外一个人又不知好歹,那就是我说的那种情况喽。”

    我一把抓住蓝凤的纤细的手腕,冰冷的眸光直视她的眼底,“凤姐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蓝凤怔了怔,随后辩解道,“你神经病啊?我天天跟着你,我能知道些什么呀?”

    我仍然目不斜视的直视着她,努力的在蓝凤的眼中寻找着破绽。手上也力道不减,直掐的对方手腕青紫都不肯收手。“你虽然每天都跟着我,但你贵为‘蓝影教’大祭司,想知道什么情况不是信手拈来。”

    蓝凤晃了晃手臂,努力的想将自己的手腕抽回来,“你个没良心的,弄疼我了。”

    “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我对着蓝凤大声呵斥道。

    蓝凤挣扎无果,最后任由我死命的掐着。眼角也罕见的露出了几滴晶莹的泪花,“掐吧,掐吧。反正我现在也不是你的对手。你就趁机好好出出刚才我戏弄你的恶气吧。”

    望着那如珍珠般滚落的泪花,我不由生出一抹疑惑。这还是我认识的蓝凤吗?这个铁娘子也有梨花带雨的一面?

    暗暗叹了口气,手上的力道也不由自主的松了几分。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蓝凤纤手一旋,反手抓住我的手腕向外一翻。

    随着我手臂上传来的巨痛。蓝凤一个过肩摔,以一个极为霸道的姿势将我钳制在了身下。

    “年轻人。我再教你一句话,女人的眼泪都是杀人的刀。你想在这复杂的社会里活下来,就要时刻警惕这些糖衣炮弹。”蓝凤甩了甩略带汗水的长发说。

    我一只手被她钳制,只好用另一只手拍打着地面怒道,“你个不要脸的凤姐,还不把我放开。”

    蓝凤闻言,不仅没有放手,反道将我的手腕翻的更厉害,“叫干妈。”

    “干?你信不信今晚上我把你…”

    蓝凤扬了扬眉,对着门口摆了摆手,“也对,把刚才没干完的事干了。”

    话音未落,不知在什么地方突然蹦出来的蓝奎和蓝芝,赶忙递过来一把大号的注射器,“大祭司,您慢用。”

    蓝凤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压住我的腿,以一个极为尴尬的姿势掀开我的后腰。

    我冷汗岑岑,“你在这样我放火烧你了。”

    蓝芝和蓝奎一左一右的站在我头顶,举着宽大的镰刀说,“你最好别乱来哦。我们有三个人。真要打起来你可占不到什么便宜。”

    我擦掉头上的冷汗,心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当下换了个语气,嬉皮笑脸的说,“我说咱们能商量点事吗?扎针地不要…”

    可没等我把话说完,那锋利的钢针,已经刺入了我的肌肉。

    “啊。打个破伤风血清不用扎这么深吧?”我痛苦的呻、吟道。

    蓝凤一只手用力的按着注射器,直把针尖完全刺入我的皮肤才肯罢手。

    “我其实是想让你体验一下,女人的第一、次到底有多疼。”蓝凤俯下身,对着我的耳边轻声说。

    “好像你体验过似的?啊呀,轻点,轻点…”我龇牙咧嘴的求饶道。

    蓝凤将手上的注射器拧了的圈儿,那疼痛的感觉如同万蜂蜇体。“估计那天也不远了。恐怕用不了多久,躺在地上求饶的就是我了。”

    我偏过头,望着紧紧、贴在我后背上的蓝凤道,“你不会又是在骗我吧?”

    蓝凤没有回话,她将注射器内药物完全推入后,便松开了对我的钳制。

    蓝凤低下头幽幽的说,“起来吧。明天是和二小姐走?还是去参加赵婷的婚礼,你自己抉择。”

    说完,蓝凤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短旗袍,缓步离开了饭馆。望着她的背影我心中又多了些许的惆怅。我和蓝凤之间早已超越了主仆的屏障,如果不是秦倩突然出现,恐怕我和她早就过上了与世无争的桃源生活。

    “我说教皇大人,我们‘大祭司’跟那两个姑娘比那点都不差。要不‘蓝影教’就牺牲一次,让你和大祭司完婚。”见我陷入沉思,没心没肺的蓝芝拍的我的肩膀道。

    “你们蓝影子不是、不能嫁给主人吗?”我问道。

    蓝芝冷哼一声,“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大祭司不跟你同房、估计也是想要一个名分。你何不顺水推舟,收下她呢?”

    我捂着发疼的屁股,坐在凳子上。想着蓝凤对我的排斥,没准还真是这个原因。可是,我们结婚后又能去哪儿呢?我现在这个不景气的小店,又怎么能给她幸福。

    蓝芝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主动给我倒了一杯清水说,“我们虽然地位很低,但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美好的愿望。蓝影子也不例外。既然选了主人,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们都会像狗一样忠诚的守护他。当然,如果主人愿意心疼我们,那我们就是死也无憾了。”

    见她越说越离谱,我想试着提醒她。而蓝芝则摆了摆继续说,

    “我们蓝影子不需要什么,只要你对我们好就行了。等你娶了大祭司,咱们就回蓝影教。我保证,只要你点头,大祭司一定会乐疯的。”

    望着蓝芝那晶莹的大眼睛,我感觉自己的脑子如同一团浆糊。真是应了那句名言,剪不断,理还乱呐…

    蓝奎看出了我的纠结,他捋了捋胡子,大咧咧的说,“我说教皇大人,只有傻子才做选择题,聪明人一向都是全要。”

    蓝芝投给了他一个白眼。但我却对他抱以赞许的目光,“蓝奎贤弟,想不到你平时大大咧咧,关键时刻脑子这么好使。好,我就听你的,全要。”

    蓝芝嗤之以鼻,“花心男。”

    我揉了揉自己发疼的额头,“我说出来痛快痛快还不行吗?”

    …

    入夜,我早早的关了饭馆,一个人,走入了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这个夏天格外的酷热。但这仍然挡不住东北人逛夜市的热情。一排排烧烤,一排排杂货,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我不知不觉的跟随着人群,融入了这个热闹的群体。但我自许是个孤独的人,人多的地方反而更加孤独。正当我准备抽完烟离开时,人群中忽然传来了一声磁性的男音。<!--over-->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