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 突变
字体设置
    <!--go-->

    只是,突然,蓝孤师父的眼神蓦地冷了下来。

    抚过万桀零后背的手依然轻柔,却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僵硬。

    “阿零乖,此事并不怪你”她轻柔说道,“等老尼处理了妖物,相信一切都会回到从前的,老尼和阿零也会永远留在兰若寺,哪都不会去!”

    “蓝孤师父,并不是因为妖物的缘故,而是……”

    蓝孤师父却不等万桀零说完,推开她,转身,快速往里屋走去。

    背影急促,慌慌张张。

    “……”

    一股奇怪的感觉从万桀零心头升起,怎么回事?突然感觉蓝孤师父好像变了一个人,是错觉吗?

    看来,蓝孤师父好像误会了什么,万桀零想追上去好好解释,可一动作,发现四肢百骸跟软了一样,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身影一晃,跌倒在地。

    除了脑子还可以思考外,浑身麻痹,一点感知都感觉不到了。

    这是?能麻痹神经的毒药——蛇灵散。

    这是万桀零唯一能想到的麻痹神经的毒药,只是,不懂,为何会出现在蓝孤师父的房间里?

    难道东离藏在暗处出手了?

    正惊慌中,就瞧到蓝孤师父握了一把明晃晃的砍刀从里屋走出来。

    她轻松走动的样子,明显安好无事。

    原来,只是自己中了毒,那下毒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蓝孤师父。

    看来,是在自己方才冲入她怀里时趁机下的。

    蓝孤师父神色冷冷,一路朝着床上的九莲御走去。

    那副凶煞神情,明显是要杀人。

    何曾见过如此凶狠无情的蓝孤师父,她向来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平时虽然不忌讳自己和银吃荤,但她自己从来不会吃肉。

    “蓝孤师父?”万桀零见状愣愣叫到。

    蓝孤师父听了转眼看过来,嘴角依然带着温和笑意,“阿零乖,再等一会,等处理了妖物,我们就又可以回到过去的生活了”

    这一副沉迷的样子,显然听不进去任何劝告。

    万桀零彻底慌了。

    虽然九莲御该死,但他现在还不能死,他死了,祭玖可怎么办?

    “蓝孤师父,请你不要伤害他,他还不能死!”

    万桀零急急喊道。

    蓝孤师父却扭过头来,对着她做出了一个禁声的举动,然后,利索的,手起刀落。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万桀零从地上爬了起来,不顾危险,撞向蓝孤师父。

    刀落在九莲御脸侧,正好避开。

    顾不得多想,万桀零以身体为盾将九莲御要害部位死死挡在了身下。

    她趴在他身上,由于方才动作,呼吸一窒,差点昏厥过去,再也没了一点力气。

    蓝孤师父拔出床头砍刀,看过来。

    “阿零,蓝孤师父是为了你好,你让开好不好?”

    “他不能死!”

    万桀零固执道,不懂蓝孤师父为何突然变得这么疯狂偏执。

    “好,你不让,老尼自有办法!”

    却见蓝孤师父扳开九莲御的嘴唇将什么东西喂到了他的口中。

    万桀零只能眼睁睁瞧着,没有一点办法。

    不到半分钟,昏迷中的九莲御蓦然呕出一口血,然后他睫毛晃了晃,睁开眼来。

    入眼,便是蓝孤师父的砍刀携着劲风砍向自己。

    而自己身上,趴着的人,分明是万桀零。

    眼见这一刀要落到万桀零身上,九莲御用尽了全力一个翻身将万桀零压在了身下。

    两人一同滚到了床内侧,砍刀落在九莲御腰间,血色飞溅。

    “唔……!”

    几不可闻的闷哼被九莲御忍下,胃里翻江倒海,痛的肝肠寸断,所以,这一刀相比反倒并不怎么痛了。

    “啊!”

    见鲜血飞溅,万桀零吓得尖叫一声,气不打一处来,“九莲御,你乱动什么,蓝孤师父是不会伤害我的!”

    下一秒,砍刀再次落下,目标是九莲御心口。

    九莲御却一动不动,根本没有想要躲开的意思。

    这可恶的家伙,难道想带着祭玖去死吗?

    万桀零顾不得受伤,拼尽全力试图聚气挡下这一招,却被一股突然出现的紫气挡住了。

    紫气渐渐扩大,转瞬形成了一个结界,将蓝孤师父身影弹了出去。

    一朵紫花蓦然出现在空中,变成了一个紫发小男孩。

    万桀零一眼认出,是迷雾森林里遇见的那个小男孩。

    “少主,你怎么样?”

    小男孩急急将九莲御身子从万桀零身上扶起。

    万桀零不能动,只能等浑身麻痹过去,蛇灵散是毒药,少量用料却并不致命,它一般在治病时用来麻痹伤口,过一阵子就自会消散。

    九莲御被小男孩扶着坐在了床头,胃里并不舒服,但他摇摇头表示没事。

    他手指颤抖,却稳稳的落在了万桀零手腕,脉搏探去,并无异常。

    还好,无事。

    小男孩狠狠瞪一眼万桀零,凝起疗伤术法给九莲御疗起了伤口。

    另一边,蓝孤师父似乎受到刺激,手中的砍刀落地,发出沉痛砰的一声。

    她身影夺门而出,很快,消失不见。

    “那个疯子是谁?”小男孩冷冷问道,他对着万桀零,明显是在问她。

    万桀零对小男孩印象还不错,所以应道,“她是蓝孤师父,并不是什么疯子!”

    “哼,见人就砍,还不是疯子,要不是我出手,少主就出事了!”

    万桀零冷笑,“那是你家少主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她眼神冷冷瞧着九莲御,却见九莲御静静看着她,抿唇微微一笑,“阿零说的对,是我鲁莽了!”

    “你闭嘴!”

    厌恶听到他的声音喊自己阿零,万桀零嫌弃的吼道。

    “好!”

    他乖乖应道,闭了嘴,连呼吸都弱了几分。

    小男孩再次狠狠瞪一眼万桀零,也不说话了。

    房间里一时安静,再无声音。

    直到稍稍有了点知觉,万桀零翻身而起,她现在担心的只有一个,蓝孤师父怎么了?

    东离若是来了,还可以继续想办法,反正祭玖不在了,银暂时也安全,自己的愿望早就落空,到时,自己妥协继续回去当一个笼中雀也可以。

    挣扎着站起来,就要往门口走去,颤颤巍巍走了两步,身子一歪,往地上倒去。

    预料中的疼痛并未袭来。

    睁眼,是九莲御妖娆的过分的俊脸。<!--over-->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