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4章 猛料
字体设置
    <!--go-->

    难不成封寒说的全部都是假的。

    “不不不,乔珊姐姐你想多了,我不过是太饿了,两天都没有吃饭,本来以为能逃过去,谁知道还是被拖过来了,幸好封总怜悯我,要不然的话我回去肯定会被后母给打死的。”

    说来也是委屈。

    蓝家是个名门望族,可即便出身高贵也避免不了被后母毒打,自小蓝歆被打怕了,这次跟封家联姻,她也是苦苦哀求,可还是没有任何用处。

    虽说蓝歆生来就是名媛的命,但活的还不如一个普通人快乐。

    “我晚点给你煲点粥吃吧,冰箱里面应该还有面包跟牛奶,你先吃点,但是你不能跟他一起吃。”

    乔珊一脸认真的对着蓝歆说着。

    可蓝歆却不理解。

    “为什么?”

    “你的男人,在家跟别的女人一起吃饭,你会怎么想?”

    她也真的是服了面前这个陌生女人,要不是因为封寒带回来的话,乔珊早就已经把她给轰走了。

    这样一说,蓝歆才突然想起来。

    蓝歆一脸不好意思的跟乔珊道歉,“对不起啊乔珊姐姐,我不是故意这样说的,我只是没有想到,你别生气好不好?”

    “……”

    她哪里是生气了?

    她只是吃醋了而已。

    “算了算了,你先去冰箱找点东西吃去吧,我去给你煲粥。”

    封寒看了一眼乔珊,嘴角微微上扬,随后就走去了饭厅,没有多说什么。

    蓝歆答应了下来,跟着她一起来到了厨房。

    一个多小时后。

    人已经吃饱了,蓝歆坐在客厅跟乔珊一起,她闲着无聊,想找部电影看,可是蓝歆非要跟在自己的身旁。

    因为封氏集团有急事,封寒吃完饭就出了门。

    如今就剩下她们两个人了。

    “蓝歆,你为什么要答应来跟封家联姻,难道你不知道他有女朋友?”

    虽然在吃饭的时候,乔珊就知道了她叫什么名字,跟蓝家的一些背景,可除此之外,她还有很多事情都很好奇。

    想要问问蓝歆。

    “我……我也是逼不得已,后母对我不好,她本来也有女儿,本来要嫁过来的人就是她的女儿,可她说什么,我是大小姐,理应让我来享这个福,背地里谁都不知道,封大总裁脾气不好,就喜欢你一个人,我过来不就是讨嫌的吗?”

    蓝歆也很委屈,可就算反抗她自己也做不了什么。

    绝食了两天,还不是被硬生生拖了过来。

    乔珊看着她,也不是那种有心计的狠毒女人,要真的是这样,那蓝歆来这里住多久都没问题。

    不过既然是封老亲自挑选的人,可想而知,封老不过要的是家族利益,对于往深处看的那些事情,他丝毫不给予理会。

    “你身上的伤全是你后母打的?”

    她看见蓝歆手臂露出一些伤痕,新伤旧伤交加在一起,几乎都是被鞭子抽打,或者是拿衣架之类的东西打的。

    蓝家跟乔家都可以并肩,偌大的一个家世,居然这样对人。

    真的是让人恶心。

    “嗯,我是从小被打到大。”

    从小蓝歆什么都好,脾气好成绩好,学什么都是第一,难免会被后母给妒忌针对,她能忍到现在,也是难。

    要是她乔珊遇到这种情况的话,她绝对会亲手把那后母送入大牢。

    可惜了,蓝歆不是乔珊这种有仇必报的脾气。

    “楼上有药膏,晚点我帮你擦一下。”

    她看了几眼伤疤后,就松开了蓝歆的手,打算给她擦点药,一个女人留伤疤在身上也是丑陋。

    蓝歆表示很感动。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是过来联姻的,你真的不怕我跟封总结婚吗?……”

    说这话的时候,蓝歆语气十分不足,她怕极了乔珊会生气。

    可就如蓝歆那样说的。

    那乔珊也不能怎么样,况且蓝歆根本就没那个心思想要跟封寒结婚,不过是被逼无奈的而已。

    “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的呆在这里,你身上的伤,要是传出去的话,别人还以为是我打的你呢,还是好好养着,让别人看看,你即便是被硬塞过来的,也要过的很好,还有你的皮肤。”

    说实话,蓝歆的皮肤状况真的是糟糕透了。

    说什么名门贵媛,不过是虚名罢了,像蓝歆这样的,肯定连护肤品都没有,全靠底子死撑着。

    看见她这个样子,乔珊就想起了以前小的时候在林家。

    她也是差不多。

    邱素梅故意不给她吃不给她喝,有的时候就连上学的学费她都找借口推脱,最后还是因为乔哲的缘故,她跟林家撇清了关系,自力更生养着自己跟乔哲。

    仔细想想,她跟蓝歆的经历也差不了多少。

    “谢谢。”

    已经很少人能够对她蓝歆那么好了。

    如果蓝歆喜欢的人是第一个人的话,那乔珊就是第二个对她那么好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蓝歆就哭了起来,这让乔珊也很是迷惘。

    “你别哭啊,我又没把你怎么样。”

    她有些尴尬。

    不会是自己把蓝歆给弄哭的吧?

    随后蓝歆边抹着眼泪,边笑着对她说,“我没事,就是太激动了,就忍不住哭了,我能叫你姐姐吗?”

    “可以。”

    乔珊跟她对视着。看书窝

    “谢谢。”

    说着说着,蓝歆就主动抱乔珊又痛哭了起来。

    她安慰了好一会儿,终于蓝歆就没有哭下去,乔珊给她安排了房间,还在网上买了一大堆的化妆品跟护肤品给她,随后把自己没有穿过的衣服送了蓝歆几件,帮着蓝歆擦药。

    一晚上就那么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

    乔珊想着自己一定要带着蓝歆过去。

    不过很可惜的是,蓝歆第二天就感冒卧床不起,无奈之下,她照顾了蓝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里,蓝歆变化十分大。

    越来越像一个名门贵媛的样子了。

    封氏集团。

    一个星期一次的董事会在半个小时后准备在顶楼的会议室举办。

    作为股东的乔珊,她参不参加都可以,不过想到封慕枫那一副得意的样子,乔珊特地带了焕然一新的蓝歆过去。

    蓝歆作为她的助理,一同过去了。

    “哟,这不是堂嫂吗?哦,不对,我又说错了,应该是乔小姐才是,现在您已经不是了。”

    一来到会议室,封慕枫就忍不住开始嘲讽了起来。

    这个时候封寒还在另外一边开着会,并没有到场,乔珊瞥了眼封慕枫,没有跟他继续掰扯下去。

    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等会儿有他好受的。

    蓝歆抱着一大堆的文件站在乔珊的身旁,为了不让人认出来,她戴了个眼镜。

    “这个人怎么以前没有见过?”

    封慕枫对她身旁的那位助理很感兴趣。

    她抬头跟封慕枫对视了一会儿,冷漠回答,“不关你事。”

    “董事会会议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进来的,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这惹得封慕枫十分不爽。

    当然了,要是封慕枫不高兴了,那乔珊自然高兴。

    “也是,这门槛不是什么海归的阿猫阿狗就能够进来的,封总经理,难道不是吗?”

    那句“封总经理”,乔珊咬字极其重。

    故意所为。

    “那你的意思,我就是那阿猫阿狗?”

    封慕枫额头上青筋凸起,忍耐着,回了一句。

    看见他这个样子,乔珊就舒服多了,她一脸无辜,眨了眨眼睛,“我可没有这样说,啊!封总经理是海归回来的吗?那真是对不起呢。”

    乔珊说话一出,会议室的许多人都忍不住笑了出声。

    大多都是股东们的助理笑了。

    看见这一幕,封慕枫气的脸铁青,“如果乔小姐是过来开玩笑的话,那就没必要了,这里是会议室,不是让乔小姐靠着关系进来逗各位一笑的。”

    这话的意思是想要故意说,是她自己心胸狭隘,专门来这里让人取笑他封慕枫的吗?

    说对了。

    今天过来,她还就是故意这样对封慕枫的。

    “说起靠关系,大家都知道,封氏不养闲人,倒是封总经理,您除了唯一一次签下一笔大项目之外,我记得您也进入公司很久了,之外的事情就好像是在故意讨好其他不是?仔细想想,那项目就连封总亲自出马都不成,怎么封总经理一句话的功夫就签下了呢?”

    这段时间乔珊一直在调查封慕枫。

    对于封慕枫的事情,大致也知道了许多,这个时候正好封寒跟封老一起过来了。

    她看见主位上有两个位置,乔珊大概就知道,封老一定会过来。

    正好说到了这里,股东们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谁都知道,封寒是一步一步坐上总裁这个位置,对于谈项目这种能力,只有他出马就没有失败过的。

    只有那次是例外。

    而他封慕枫一个新来的,去洽谈项目就不到十分钟直接谈拢,之后还搞了个那么大的聚会。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封慕枫是耍了什么心思进来公司。

    这些暂且不说。

    封慕枫做的还不单单这些。

    “怎么封总经理怎么不说话了呢?是不是默认了我的话。”

    而且她也知道了,封慕枫跟夜丞是一伙的,故意让夜丞接近她,目的就是为了要她跟封寒分开,这样封寒分心的话,封慕枫想搞垮封寒就更加轻易。

    如果不是沈夫人唯一的股份全部给了封寒的话,恐怕现在坐在总裁位置上的是封慕枫了。

    那次是封慕枫唯一失策。

    或许不是最后一次,要是乔珊没有猜错的话,封慕枫这一次正是要利用她这事,跟封老告状。

    作为一个女人,靠着百分之十的股份挺进了董事会。

    这里怎么可能会没有猫腻呢?

    所以为了“公平公正”,封老这不是来了?

    乔珊也知道,封老也是封慕枫叫过来。

    “说到这里,我也有其他的事情要说,倒是你,乔小姐,你的股份是怎么来的?难不成是故意有人送你入股?那说句难听的,是不是有人故意想要拉你进董事会,然后拉拢关系?封氏绝对不容许这种情况,想必乔小姐也是知道吧。”

    果不其然。

    现在封慕枫拿着这个来说事。

    这董事会会议还没有正式开始,现场就满满的火药味。

    她笑了笑,的确这股份是沈夫人跟封寒一起给她的,当时自己也没打算要,可封寒还是让自己签了合同。

    “怎么了?你有意见?”

    不过有了股份这段时间,她自己倒是没闲着,一直在为封氏做事。

    <!--over-->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