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八章 沐恩的过去
字体设置
    <!--go-->

    福安酒楼不愧是中湖顶尖饭店,这一桌饭菜不但包含了川鲁京粤等各大菜系,而且在食材选用和烹饪方式上,荤素合理,营养均衡,煎炸蒸炸,菜色多样,几个人吃得是赞不绝口。

    吃饭之前朱璨和隋遇安聊天时,经常把话题往杜林身上引,三句里必有一句与杜林有关,听说隋遇安租住在杜林家里之后,脸色便有些不悦,但再一想,可能人家就是普通同事关系呢?于是便把这一分妒意强压下去,陪着笑脸从隋遇安嘴里套话,一方面是套杜林的生活习惯、个人喜好,另一方面也是在试探隋遇安对杜林是不是有别的心思。

    而隋遇安也是假装听不出来朱璨的意思,每一句话都说的滴水不漏,看似聊得热情,但一句朱璨想听的话都没透出去。

    以杜林的听力,自然不会不知道这两女在暗地里勾心斗角,但他就是假装听不见。

    菜端上来之后,几人便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美食上,之前说过,杜林虽然不需要吃东西,但对美食还是很感兴趣的,隋遇安对血的需求要比杜林大一些,对美食的欲望也比杜林强,货真价实吃货一枚,自从她住进杜宅之后,外卖小哥来他家送餐的次数几乎是整个小区其他住户订餐次数的总和。

    但今天隋遇安面对一桌子好菜却一反常态,对杜林的关注明显超过了对美食。

    只要杜林筷子一抬,隋遇安就会立刻帮着转一下桌子,给杜林面前换一道新菜,杜林筷子一放,隋遇安就递上湿毛巾,杜林酒杯一起,隋遇安就跟着举杯,酒杯一放,隋遇安一定先帮杜林倒满,杜林的手放在水杯上,隋遇安就马上给杜林倒上一杯热茶,手要是放在桌上,隋遇安又会很细心把骨碟和水杯稍微挪远一些。就像一个幸福的小媳妇似的,把坐在她身边的杜林照顾得体贴入微。

    虽说这一切都是不着痕迹,很自然的举动,但落在朱璨的眼中,却无异于是在宣示主权了。

    杜林虽然明知道隋遇安是做给朱璨看的,但也并不拒绝,倒不是他真的在以男朋友的身份坦然接受隋遇安的温柔体帖,而是自从这次朱璨来中湖那一刻起,杜林就从她眼里读出了些“不一样的意味”,那种目光太熟悉了,那明明就是何雯雯看自己的眼神嘛!

    何雯雯的事情已经让他在何家人面前很尴尬了,他可不想再多惹一份情债,如果隋遇安这副做派真能把朱璨劝退那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坐在另一边的沐恩和玉昆仑看到这三个人的样子,也是摇头苦笑。不过玉昆仑没有过多的把精力放在看热闹上,他来中湖是带着任务来的。

    玉昆仑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一边嚼一边故作不经意地问道:“沐恩,你当年到底为什么要离开灵协呢?”

    玉昆仑好像是随口一问,但实际他可是酝酿了半天,铺垫了好久才问出来的,因为无论别的问题怎么回避,这个问题却是必须要搞清楚的,不然玉昆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把沐恩往回劝啊。

    沐恩刚刚还是谈笑如常的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把筷子放下,叹了口气。

    “当年,你们‘改制派’和尹祥的‘公开派’在灵协内部明争暗斗,我虽然从没表明过自己的态度,但身在二队里,在尹祥手下,我可过得一点都不轻松。绝世唐门 fo

    在他眼里,他手下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他的人’,一种是‘不是他的人’,‘不站队’和‘站错队’在他眼里是一样的,都属于‘不是他的人’,也就都是排挤甚至清除的对象。

    我当时虽然没有表态,但我心里是比较认同你们‘改制派’的。”

    “这个我记得,那时你虽然是二队的人,但和我们一队的不少队员都走得挺近的,我记得有一次我还找你喝过酒呢。”玉昆仑笑道。

    沐恩也跟着笑了一下,不过笑得有些牵强。

    “所以尹祥一直就想除掉我,总是派我去执行一些最危险的任务,而且还故意在人手和资源上卡着我,千方百计想让我死在任务里。

    不过以我的能力,尹祥那些小手段还不足以要的我命,他又不敢做得太过份,毕竟我在二队还有些影响力。但这时发生了一件事,让我不得不想办法离开灵协这个是非之地,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诈死隐居。”

    听到沐恩在说十几年前的往事,那边上演宫斗大戏的三人也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沐恩这边,朱璨问道:

    “那沐姐姐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你下决心离开呢?”

    “因为我怀孕了,你们都知道的嘛。”沐恩显然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又没结婚,那这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啊?”朱璨却不依不饶,非要刨根问底,其实不光是她,在场的所有人想必都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唉~,都怪这个东西啊!”沐恩把面前的酒杯提起来,轻轻的转着酒杯,里面还剩的半杯茅台在酒杯里打着旋儿。

    ——————————

    十二年前,沐恩还是个只有二十五岁的年轻人,不过以她在灵协的资历来讲,她已经算是灵协的“老人”了,七岁便被收入在灵协的预备队里,十八岁正式入队,而且一入队便是在灵协里地位最特殊的行动二队,短短几年之后便功劳显赫一度要被提拔二队副队长,然而就在此时,她却在执行一次任务时离奇失踪,所有人都觉得她的失踪肯定另有隐情,但沐恩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灵协的情报很灵通,但沐恩对灵协太熟悉了,她知道怎么样穿过灵协一层一层的情报网,更知道怎么样能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下生存下去。

    至于沐恩的儿子……

    “玉总,刚才你说咱们俩一起喝过酒,喝酒之后的事儿你还记得吗?”沐恩和玉昆仑碰了一下杯,把杯里剩的半杯酒一饮而尽。

    <!--over-->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