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25章 遗迹再开
字体设置
    轰!砰!轰!

    星空震动,轰隆声中,载着哀嚎。

    洪荒族又被清了一拨,诸天大军跟着叶辰,走一路杀一路,不知多少种族被灭,血色逐渐笼暮了星空。

    “帝之眼界,果是霸道。”

    远远跟在叶辰身后,天老地老皆唏嘘,曾听人王说,都还不信,如今真真信了,平日寻不到的洪荒,如今一找一个准儿,其中还有帝道传承。

    “我就说嘛!法则身不会平白无故的消失。”  第五神将拎着仙剑,满脸笑容,叶辰的存在,便是心灵的慰藉,至少,他们在特定时间,能从叶辰的身上,寻到帝尊的影子,如此便足够了。

    “坑蒙拐骗,他样样精通。”

    “找俺们顶包,是他常干的事。”

    “做他的神将,经常被坑的。”

    第六神将就有情调了,跟在帝萱身边,一路都唧唧歪歪的没完,把帝尊当年,干的那些个不正经的事,都给拎了个门儿清。

    帝萱尴尬,又何需神将说,既是自己的兄长,她能不了解?那个秉性啊!跟叶辰真一样一样的,偷看人仙女洗澡,都家常便饭的。

    可惜,他那逗逼的哥哥,到了都没给她领个大嫂回来。

    这一点,叶辰是绝对碾压他的,瞧瞧叶辰家的媳妇们,生的都跟花儿似的,个顶个的漂亮。

    轰!砰!轰!

    杀戮,在持续,尸山血海。

    这一走,便是三月。

    至第四月,这场清扫,才暂时告一段落,并非不找了,是找不着了,诸天何其大,纵大帝,穷尽一生多半也难踏遍,叶辰虽渐渐有了帝道的眼界,但他毕竟不是帝,想把洪荒挨个找出来,那得找到死才行。

    诸天的大军,终是踏上了归途。

    欢声笑语自是有,有一尊半步大成坐镇,能撑住诸天门面。

    至于洪荒族,自不敢冒头,纵有望成帝的老家伙,也都安分了,叶辰的话,可不是说说那般简单,神蚁王便是血淋淋的例子,一只脚都踏入帝门了,愣是被叶辰给拽了出来,自身葬灭不说,还连累整个族落。

    “自封吧!”

    太多的族皇,下了这等命令。

    有叶辰在,其后无尽岁月,洪荒都难再翻盘了,他们能做的,便是等待和躲藏,等世间再无叶辰,等洪荒真正恢复元气,才有机会再杀回来。

    不得不说,他们躲藏的本事,还是颇玄奥的,星空浩瀚,星辰无数,任何一粒沙尘中,都可能藏着洪荒族的祖地。

    这,也正是叶辰未再寻的原因,大海捞针,是颇为耗时的,有那个时间,悟道来的更实在。

    不知从哪一日起,去大楚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拜访者不少,送雷电的亦颇多,再不藏着掖着了,都想助叶辰,融出混之沌雷,都想大楚第十皇,在最短的时间内,封位大成。

    对此,叶辰来者不拒,他的天雷,自也乐呵,融了一道又一道,无限逼近了混沌雷,但所有人的都知,欲要出混沌,需太初神雷与之相融。

    遗憾的是,太初神雷油盐不进。

    玉女峰的夜,宁静祥和。

    叶辰他们拜祭了狐仙,又坐在了老树下,用元神之力,滋养着北圣的灵,几月时间,如米粒般的火苗,已变得如指甲那般大,更多的灵滋生。

    第二日,叶辰便走了,再入黑洞。

    接下来,又会是一个十年。

    这个十年,无比漫长。

    十年间,他从未出来过,在空间黑洞,是找天魔厄魔,亦是悟道,走上了剑尊的路,寻那份孤寂,在黑暗中参悟,时而会驻足,久久不动。

    十年间,诸天并无太大事发生,休养生息的年代,唯一的大动静,便是老辈们引帝劫,无一人能证道,一尊接着一尊的倒在帝路上。

    有时,世人会在想,神蚁王为嘛能闯过,若无叶辰,他多半已证道成帝了,换诸天人渡劫,一个比一个死的惨,留了太多的遗憾与不甘。

    “真是传说中的人品问题。”

    不少人都这般问。

    很显然,不是的。

    成帝看己身,亦看机缘,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昔日的那尊神蚁王,多半是命运眷顾的宠儿。

    还是玉女峰,沐浴星辉月光。

    今夜,玉女峰上多了一道倩影,那是九黎慕雪,十年的岁月,十年的养灵,终是成元神,重塑了肉身。

    一死一涅槃,今朝的北圣,远非昔年可比,净世仙力圣洁,唤醒了太多潜藏的力量,修为一路攀升。

    “日后,这里便是家。”

    南冥玉漱浅笑。

    九黎慕雪笑的嫣然,死而复生,如若做梦,几十年后再回人间,心境可想而知,望着玉女峰,望着这里的山山水水,草草木木,倍感温暖,这该是她向往中的圣地,只因有一个叫叶辰的人在此,死前未曾完成的那个夙愿,如今,她终是达成所愿了。

    “他若在,必定欣喜。”

    柳如烟轻语一笑。

    众女多仰眸,仰看苍缈。

    那个他,自是指叶辰,又走了一个十年,他这一生,基本都在路上,肩负着某种使命,一路风尘。

    夜,逐渐深了。

    老树下,仅剩姬凝霜与北圣。

    一个东荒第一美女,一个北岳第一美女;一个在刻木雕,一个在绣手绢,木雕为他而刻,手绢为他而绣,月下的两人,恬静而圣洁。

    “瑶池,你不会恨我吧!”

    九黎慕雪蓦的一语。

    “莫说傻话。”

    姬凝霜一笑,是北圣救了叶辰,感激还来不及,怎会恨,叶辰有多少女人,她不在乎的,活着便好。

    一夜,悄然而过。

    清晨,未等东方映出第一抹红霞,便闻玉女峰上有饭香飘溢。

    “目测,那货回来了。”

    隔着老远,熊二便嗅到了,肉呼呼的鼻子耸动,叶辰那厮的厨艺,还是不错的,在诸天,堪称一绝。

    再瞧瞧他,熬了一锅粥,都成浆糊了。

    的确,叶大少回来了,未惊醒任何人,还真是个居家好男人,去天玄门,看了楚萱她们,回归恒岳的第一件事,便是为妻儿做早餐,好似也很享受这等平静,安逸到让人感动。

    吱呀!

    很快,房门开了,北圣第一个走出,眸中是有泪的,自复活后,这是第一次见叶辰,以妻子的身份。

    “过来,切菜。”

    “好。”

    一语简单的对白,两人都笑了,无需太多言语,有种情,自有牵绊。

    吱呀!

    房门频频打开,一个个美人儿伸着懒腰出闺房,多是嗅到了饭香。

    灶台前的一幕,还是很温馨的,一人掌勺,多人帮忙,看的那些个老家伙啊!羡慕不已,打架叶辰是一头人才,拱白菜,也是一把好手。

    一份平静,自今日拉开序幕。

    足三年,叶辰未走,每隔三日,必去看楚萱和楚灵她们,夜晚拜祭狐仙,清晨为妻儿做饭,霸天绝地的荒古圣体,已远离了尘世的喧嚣。

    人,都是贪婪的,叶辰也不例外。

    这份平凡,来之不易,有一种温柔乡,让人不舍离去。

    无人打搅,特别是那些老家伙,无特别的事,是不会跑来溜达的,自也不会提醒叶辰入黑洞,这个年纪千岁的小圣体,是该好好歇歇了。

    第四年,叶辰堕入了沉睡,毫无征兆。

    为此,至强巅峰们多有来。

    “帝尊法则身。”

    人王一语中的,一眼看出端倪,叶辰沉睡,并非悟道,皆因帝尊法则身的融合,并无大碍,至于何时才能醒来,他并未给出确定答案。

    第五年,瑶池沉睡了。

    与叶辰不同的是,她是入梦悟道。

    “来,同床共枕。”

    夕颜颇懂事儿,将两人放在了一张床上,一个沉睡,一个悟道,对外界无感,还真就是同床共枕,若非南冥玉漱拉着,夕颜多半还会给两人脱.光了,两口子嘛!睡觉穿啥衣服。

    第六年,悄然降临。

    轰!

    宁静的夜,一声轰声响彻星空,太多梦中人被惊醒。

    夜里,不少人出古星,跑去轰声的源头查看。

    远远,便见一片混沌海,氤氲朦胧,海中杵着一座巨门,有神秘力量流溢,古老沧桑,大气磅礴。

    “天...天尊遗迹?”

    世人惊异,以为看错了。

    “八百年才开一次,时间未到啊!”

    看着那边传来的影像,身在天玄门的天老,挑了一下眉毛。

    “帝道变故的年代,啥事都有。”

    人王的回答,毫无毛病,万事通的,推演已失灵,有些个诡异事,解释不通的话,便搬出帝道变故。

    别说,众准帝都信了,这个年代,充满了太多变数,八百年开一回的天尊遗迹,提前开启,也并非不可能。

    这个夜晚,诸天热闹不少。

    听闻天尊遗迹再开,颇多人扎堆儿,其内残存太多意境,寻之便是机缘,搞不好,还是逆天的造化。

    当晚,便有人进去了,小辈居多。

    如大地之子、太阴太阳、九幽魔体、紫府仙体、先天道体、张子凡、小蛮王、烈火战体他们,一个个都进去了,都还没进过天尊遗迹呢?

    “目测,里面要热闹了。”

    老家伙们捋了胡须,那帮小兔崽子,可不能凑一块,一旦扎堆儿,必定干架,这些年,一言不合就开练。

    “俺们就不进去凑热闹了。”

    远方,日月神子、东周武王和众帝子,都拎着酒壶笑了笑。

    犹记得上回进去,与洪荒大族,正儿八经的干了一场,那一战,洪荒损失惨重,葬身雷劫的无数。

    自然,诸天也有伤亡,如东神瑶池,便是葬在天尊遗迹门前的,被诛仙剑杀的,惹得叶辰震怒,屠了洪荒颇多帝子,险些给洪荒包圆了。

    “洪荒多半不敢冒头,亦无诛仙剑。”

    无极帝子笑道,进去的,也有他家的后辈,没必要进去护道了,当是一种历练,都诸天自家人,切磋少不了,不会有不死不休的血战。

    “天谴与天煞也来了。”

    天缺帝子一语,惹了众人目光。

    星空的一方,叶凡与杨岚联袂,郎才女貌,咋看都是般配的,一同进了天尊遗迹,是为寻机缘,也都想看看父辈们当年走过的那条路。

    “进去老实点儿,人外有人。”

    “切磋可以,莫杀人。”

    “若遇洪荒人,当场诛灭。”

    四方星空,人影如溪流,多少一个老辈,带着三两个后辈,在做着临行的嘱咐,天尊遗迹机缘与厄难是共存的,进去的人都门儿清的。

    小辈们多有不耐烦着,话都没听完,便集体跑开,如一道道神芒,飞入了天尊遗迹,看啥都是新奇的。

    混沌体也来了,带了一个少女。

    那小女娃,该是她收的徒儿,血脉不一般,天赋也不低,不过比起叶凡,就差了不止一星半点了。

    与他人不同的是,混沌体看天尊遗迹的眼神儿,有些复杂,无人能猜得出他的心境,太上老君他们也不例外,自天界来时,混沌体也是带着使命的,也只他一人知,道祖也只告知了他一人,看样子,与那遗迹有关。

    “咋不见那小黑胖子。”

    杵在天尊遗迹前的老家伙,都在摸下巴,那么多后辈妖孽,都进去凑热闹了,该有唐三少才对。

    说起唐三少,正趴在凌霄宝殿前的一块石头上睡大觉,乍一看,那就是黑黑的一坨,仔细一瞅,才知是个人。

    嗡!嗡!

    因他,凌霄殿还时而颤动,许是纳闷,这货咋长这般黑嘞!纳闷儿归纳闷儿,深意还是有的,能看出小黑胖子体内,潜藏着血继力量,也便是说,那黑黑的一坨,能随意开启血继限界,如此,那就是人才一头了。

    伴着一丝微风,殿中的叶灵醒了,闭关足够久,狠狠伸着懒腰。

    “娘亲,我出去溜达了。”

    小丫头嘻嘻一笑,看了一眼楚萱和楚灵,便跑出了大殿,闭关二三十年了,着实憋坏了,混世小魔头嘛!

    “呀!你醒了。”

    唐三少爬起,俩眼雪亮雪亮的。

    “还是外面舒坦。”

    叶灵伸了懒腰,颇是惬意。

    “快快快,天尊遗迹开了。”

    空中,有不少人划天而过,多是天玄门小辈,声音嘈杂,或是三人一组,或是五人一群,直奔星空。

    “天尊遗迹?”

    叶灵摸了下巴,摸着摸着,便看了一眼唐三少,那小黑胖子,也在摸下巴,两人四目对视,又来了默契。

    天尊遗迹嘛!去的人肯定不少,这若一个个都打劫了,又能赚不少钱,敲闷棍这事儿,俩人以前常干。

    “搞事情。”

    俩人也登天了,奔向了天尊遗迹。

    “目测,遗迹中会更热闹。”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众老家伙语重心长道,圣体的宝贝女儿与唐三少凑一块,基本没干过好事儿。

    只是,他们并未察觉,离开大楚的那一瞬,叶灵身上,有一丝七彩光闪烁了一下,也只惊鸿一现。

    那是诛天剑。

    叶灵闭关二三十年,它也恢复的七七八八,此番天尊遗迹一行,它会给叶辰,备一份大礼,若是将诸天的新一代,全部斩灭,该是很美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