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3章: 女人之间的嫉妒心
字体设置
    阮玉青见红了,在医院住了两天保胎,今天来复查,才与楚辞碰上。

    阮玉青有凝血障碍,胎位不正,**异位,胎心监测几次都不过。

    医院建议阮玉青住院观察,随时有早产的可能。

    阮玉青的凝血障碍一旦发生大出血,那就危险了,就连孩子也可能会有一些后遗症。

    楚辞不知道阮玉青一个人听着医生说出这些让心心惊胆战的话时是什么心情,心里一定很悲凉吧。

    孩子不是一个人的,可一直都是阮玉青一个人在为孩子付出,承受孕期带来的痛苦,以及心理压力。

    做妈妈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没有谁能教谁,因为没有谁是百分百正确,每一个孩子也都是独一无二的。

    从怀孕那一刻,女人将被禁锢在“妈妈”这个词里一生,挣脱不了。

    楚辞欲言又止,坐在她对面的阮玉青手里捏着一叠检查单子,眼睛泛红,脑袋低垂。

    中午午休时间,医生们下班吃饭,做完产检的孕妈妈们也都陆陆续续离开,走廊里十分安静。

    楚辞几次想说点什么,话到了嘴边,还是咽回去了,半天才憋出一句:“饿了吧,一起去吃点东西?”

    她以为阮玉青不会答应,哪知阮玉青答应的爽快:“好啊,确实饿了,空腹来检查,早饭还没吃呢,宝宝一天在肚子里,就一天不能亏待了自己。”

    “这话有道理。”楚辞也早饿了。

    两人当真不亏待自己,去了最豪华的酒楼,点了一桌子菜。

    阮玉青胃口大开,楚辞也饿得一直吃,其实这世上没有什么事过不去,一切的过不去都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两人边吃边聊,阮玉青说:“我是个医生,医生那点套路,我心里清楚得很,都是把最坏的结果告诉你,孩子还没生呢,先把自己吓个半死。”

    楚辞瞥了眼阮玉青的大肚子:“一定没事的,别担心。”

    “我刚刚就是有那么一点点害怕。”阮玉青用食指跟拇指掐出那么一点距离,笑道:“所以我才让你留下来陪我。”

    “顾之舟呢?”

    “阮玉青眼底划过一抹黯然,旋即若无其事的笑道:“他忙呢。”

    “你的情况,他还不知道吧。”楚辞不用问也知道两人大致什么情况。

    “嗯,他忙,我就不拿这些烦心事打扰他了。”

    “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回去好好商量商量。”楚辞说:“别的话我也不多说,大道理你比谁都懂。”

    “我懂啊,可是他的心在你那啊。”阮玉青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可那眼里却含着泪水,无奈与绝望。

    那一刻,她的心是痛的。

    自己的丈夫,心却不在自己身上,她有多失败啊。

    楚辞呼吸一窒,这是两人第一次把话说的如此明白,她也能深切地感受到阮玉青的痛心,可她连一句简单的对不起都说不出口。

    对不起有用吗?

    改变不了什么,反而是伤口撒盐。

    阮玉青侧过身,擦拭眼泪,空气突然安静,过了许久,阮玉青长舒一口气,平复自己的情绪,才说:“你是长在顾之舟心上的朱砂痣,抹不掉的,我也有过后悔,无数次的后悔,我为什么要去捂一块根本就捂不热的冰呢,当初我真以为你死了,后来我又庆幸你没死,如果你死了,我又跟谁去较量呢?我很不甘心啊,可是想想,又是我自作自受。”

    楚辞从未想过伤害阮玉青,当她看着阮玉青伤心欲绝的样子,她明白了一句话,爱情这个东西,伤人不行,伤己一击即中。

    楚辞倒了一杯白开水喝:“如果不是我俩都怀着孩子,今天真想跟你痛痛快快的喝一场,青青,我没有想过伤害你,可你的痛苦却是实实在在因我而起,如果可以,我也宁愿自己死在洪水里。”

    楚辞喝了一杯又一杯,把白开水当水喝了。

    “你心里有怨,有恨,可以全部都冲我来,只要你乐意,你开心就好。”楚辞自嘲的笑笑:“有时候我也问自己,自己怎么就这么讨厌呢,挡了别人的路,像我这种人,是不是该下十八层地狱?你心里肯定想过,为什么世上会有一个我,就在刚才医生劝你时,心灰意冷的坐在那,是不是特别特别的恨我?”

    “堂姐。”

    阮玉青惊愕地看着楚辞,因为她的心思全被楚辞猜中了。

    楚辞扯了扯嘴角:“刚才你告诉我顾之舟心里有我,你心里是不是对我恨的咬牙切齿,你想让我去找顾之舟是不是?”

    “是,是,是。”阮玉青音量拔高,全部承认,双手撑着桌面,情绪激动:“我恨你,嫉妒你,为什么顾之舟要遇见你,为什么我要爱上他,为什么我要一意孤行,我后悔,我好恨好怨。”

    阮玉青就像是开了闸的洪水,将心里的负面情绪全部爆发出来。

    “所有的产检都是我一个人去的,宝宝在我肚子里的情况,他从来不会问,他每天都泡在医院,替人值班,要么不回家,一回家就喊累,我真是受够了。”

    “你刚才说什么,大声点。”楚辞一点不生气阮玉青像个疯子一样对她声嘶力竭。

    阮玉青闭着眼睛吼:“我说我受够了,顾之舟他不是无情,他根本就没心,我要跟他离婚,我不过了。”

    吼完,阮玉青整个人都舒畅了很多,当意识到自己将内心里一直藏着的,充满负能量的自己爆发出来,她也愣了一下。

    楚辞给她倒了一杯水:“吼出来,发泄出来就舒服多了吧,人委屈谁都别委屈自己。”

    阮玉青讶异地看着楚辞:“刚才你…故意的?”

    楚辞确实是故意刺激阮玉青,让她把心底的话都说出来。

    “你已经很久没有跟别人这么痛快的说过话吧,你这些话也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楚辞自我调侃:“你要是不恨我,那才是圣人了,有嫉妒有恨,人之常情,明面上的怨恨总比藏在心里的阴毒好,我被人算计怕了,青青,我希望你有什么就直来直去跟我说。”

    阮玉青笑了:“好。”

    她确实怨恨楚辞,可没有想过害楚辞。

    两人痛痛快快地吃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离开酒楼时,顾之舟在门口等着。

    阮玉青很是意外,她看了眼楚辞。

    楚辞说:“我让他来的,把你最真实的想法告诉他,别委屈自己,你做任何选择,我都支持你。”

    丢下这话,楚辞潇洒地转身朝另一边走了,她没有去跟顾之舟打招呼。

    楚辞回去的路上接到黄伟的电话,佟毓雅拿出伤情鉴定,执意要她赔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