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 不变的心
字体设置
    “砰!”

    一声闷响,伴随着轮胎摩擦地面的刹车声,瞬间被围的水泄不通。

    罗颖虚弱的躺在地上,眼眸里依然是李友的身影,直到慢慢消失。

    微微的张了张嘴,她口中终究没有吐出半个字,眼前的景象逐渐变成黑暗。

    耳边响起刺耳的警车声,人们的议论声,还有救护车的鸣笛声.....

    .........

    “你说什么?”

    宋南乔对着电话另一头的左琳惊呼出声。

    “我马上过去!”

    她放下手机,罗颖出车祸的噩耗传到耳中宛如晴天霹雳,血液疯狂倒流。

    开车飞驰到医院,一路飞奔到手术室门前。

    左琳急忙拦住想要闯进去的宋南乔。

    “慢点慢点......这可是手术室,你着急也要看看场合。”

    “老师怎么样了?”

    宋南乔紧紧抓住左琳的手,问的急切。

    左琳轻拍了拍,安抚的笑笑,“你先别着急,没有生命危险,放心好了。”

    听闻,宋南乔终于将憋在胸口的一口气缓缓吐出来。

    “好了好了,电话里你也不等我说完就挂了,看你急的满头大汗的,你冷静点,一会就能出来了。”

    左琳伸手,抚去她额前凌乱的碎发,好心劝慰,

    她看得出,宋南乔吓的险些失去了理智,罗颖对她来说不只老师那么简单,甚至已经把她当成自己的姐姐,自己的母亲看待。

    罗颖教会她太多的东西,帮助她太多,给予了太多。

    如今罗颖车祸,宋南乔恨不得现在躺在手术室的人是自己。

    不多时,罗颖被医生推出来。

    此时,她因麻药的作用没有苏醒,跟着进了病房。

    宋南乔默默地守在一旁,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视线一刻也不离开,生怕错过她的苏醒。

    眼底通红,她强忍住眼眶里的泪意,不想在罗颖醒后看到自己伤心的样子。

    “嗯......”

    床上的人传出轻微的声音,宋南乔敏感的侧过目光。

    轻轻唤,“老师,你醒了。”

    罗颖微微睁开双眸,刺鼻的消毒水味,眉头微微皱起。

    “这是哪?”

    看着自己被扎的手,床头边的监护仪,以及身上缠着的白色绷带,罗颖不明所以,条件反射的虚弱问起。

    宋南乔心里没由来地涌起酸涩,“老师,这里是医院。”

    “南乔......你怎么在这......”

    “听说您出车祸了,我就急忙赶来了,好在没有生命危险,老师没事的。”

    片刻的恍惚,罗颖似乎想起来了,自己看见李友急着追了出去。

    那么,他呢?

    罗颖颤抖的心头添加了灰暗,忽而感到有些害怕,“李友....李友他在哪?”

    四下来回搜索某个人的影子,宋南乔见状,蹙起的眉目难以抚平。

    “李友?老师你在说什么?”

    “南乔,我看见他了,真的看见他了,但是我追丢了,他在这里对不对。”

    罗颖急切的追问,眼底里的跳动,是不言而喻的期待。

    宋南乔这才听明白,原来老师的车祸和李友有关系。

    但她却沉默了,想起当初的场景,如今一直在隐瞒。

    “南乔,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罗颖看出宋南乔脸上的为难,伸出手抓住她,神色慌张的一个劲追问。

    “那天你喝醉酒,对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宋南乔心情跟着沉重下去,纤细的手指微微拢起,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淡淡说道:“老师,您别等了。”

    她的话,罗颖瞬间愣住。

    “老师,其实那天我看见李友了,他,可能有别人了,在你离开之后的餐厅,他和莞蕙,在一起。”

    宋南乔不再隐瞒,将那天餐厅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罗颖。

    “所以老师,您别等了,他早就已经离开您了,您何苦呢?”

    于心不忍,她心疼罗颖如今的状况。

    今天是发生了车祸捡回一条命,那下一次呢?

    罗颖听后,点点头却一字不语,只是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连呼吸都十分沉稳。

    宋南乔本以为告诉实情,罗颖会痛苦,会哭泣,可眼前死一般的平静让她揪心。

    安静,出奇的安静。

    罗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浮动的痕迹,一双眸子暗淡无光,时间似乎被按了暂停键。

    “老师......”

    宋南乔不放心,这种异常的平静反倒令她更加不安。

    罗颖挑了下嘴角,“没事,我知道了。”

    短短的,不带任何语气的几个字。

    宋南乔捉摸不透老师的想法。

    是接受了吗?但这接受的方式未免也太过让她心慌。

    “老师,您有什么不痛快就说出来,或者哭出来也行,不要这样,好不好?”

    “放心,我没事。南乔你回去吧,老师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会。”

    罗颖轻轻回应了她,随即腋下被子,背对着侧过身,她躺下。

    宋南乔不好再多说,也罢,任谁听到这样的消息都需要时间消化。

    “好吧,明天我再来看您。”

    “嗯,你回去吧。”

    一步三回头,宋南乔不舍的离开。

    重新回到公司,她格外的烦躁。

    因为李友的原因导致罗颖如今躺在医院,可他人现在却不知所踪,感情说散就散。

    宋南乔不忍看到这一幕,如今在她看来,情是世界上最不可靠的东西,八年都没能等到心上人,结婚也有离婚,感情再好也会劈腿,但人人却将爱情捧在手心,视为高尚不可侵犯,想来真是可笑。

    说一套做一套,这就是人心吗?这就是人人口中还至高无上的,可大过天的爱情?

    魂不守舍的宋南乔准备回办公室,突然撞进一堵肉墙。

    “你是没长眼睛,还是故意投怀送抱?”

    头顶响起唐竞泽的声音。

    宋南乔这才将游离的思绪收回,连忙后退两步,拉开彼此距离。

    “没看见。”

    头也没抬,冷漠的给了回应。

    刚想要侧过身子离开,却被唐竞泽拦住。

    “想要投怀送抱的话就选个合适的场合,不要把你的本性发挥在我身上。”

    宋南乔凝水的眸子缓缓抬起。

    又是没事找事是吗?

    “你有完没完,我只不过没看见而已,你哪来那么多话,在你眼里我既然是水性扬花的女人,那么你们男人呢?难道就很至高无上吗?”

    心情本来就不好,偏偏唐竞泽好巧不巧的撞到她心尖上,火山瞬间爆发。

    唐竞泽眯起一双魅惑的桃花眼,眼角处的犀利拉得很长,目光牢牢锁定在眼前大发雷霆的宋南乔身上。

    反倒有些疑惑,自己刚刚的几句根本不足以惹怒她,可为何为突然爆发,点究竟在哪里?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这话我反倒要问问你,你以为我们女人没有你们男人就活不了是吗?还是以为这个世界上你们男人就是不可或缺的生物?”

    “……”

    “自以为是,自大又自负,以为可以只手遮天,以为可以操控一切,感情再你们手中肆意玩弄,说给就给,说不要就不要,难道这些不是你们男人的拿手好戏吗?”
为您推荐